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9章 离我家公子远点
    “公主殿下驾临寒舍,有何贵干?”穆清那叫一个冷淡,连礼数都懒得敷衍了。

    “听说欢兄在牢里受了伤,本公主来看看他。”元晚河并不计较穆清的无礼,笑眯眯道。

    “多谢殿下挂念,我家公子伤还没好,不能见客,殿下请回吧。”

    元晚河大大咧咧地摆手:“没事没事,他见了我,伤肯定好得快。”

    她本来是想表达两个共患难的好朋友一见面会很高兴,一高兴伤就好得快。可在穆清听来,这句话却是另一种意思了。

    她冷冷笑道:“殿下这话有趣,您难道是观世音菩萨么?见您一面就能祛病消灾?您难道不知,我家公子就是与您太过亲近,才莫名受了这许多冤枉罪!”

    元晚河怔了怔,颔首道:“我知道。是我连累了欢兄,我对不住他。”

    “殿下既然知道,就请殿下高抬贵脚,离我家公子远一点。”穆清索性把话都说开,“那年您不想去闵国和亲,我家公子去帮您说情,结果他被皇上关了大半年,从那以后就备受冷落,在朝中不知受了多少气,但我家公子始终为殿下您着想,明里暗里为您做了多少事情!可这回,又给糊里糊涂安上个叛国罪的帽子,差点连我们全家的性命都搭进去!”

    她平复了一下激动的情绪,缓缓道:“就当殿下可怜可怜我家公子,可怜可怜我们全家,离我们远些吧,我们会记得殿下这份恩情。”

    元晚河望了她半晌,嘿嘿一笑,摸着鼻头道:“瞧夫人说的,本来是我的不是,倒成了你们的负担了。得,以后我不来找你家公子了,至于你家公子来不来找我,那就看夫人能不能把他管好喽。”

    “我家公子不会再去找殿下了。”穆清很肯定地回答道,“如果不了解我家公子的意思,妾身今天也不敢说这些话。”

    “哦,是么?呵呵……”元晚河挠挠头,“那好,本公主先回去了,不用送。”

    “那就不送了,殿下慢走。”穆清松了口气,这才向元晚河福了福身子。

    元晚河从宇文宅里出来,骑上小毛驴,慢吞吞地遛上街。太阳出来了,雾散了,天儿却更冷了。元晚河却不觉得冷,身体像是化成了木头,没有什么知觉。

    如果心也没有知觉该多好。

    她望着雾蓝的天空,觉得这一刻,真真是孤单极了。

    逛到夕阳西下、华灯初上,一人一驴还没逛回家。

    直到一阵乐声把元晚河从胡思乱想中扯回来,她才注意到路边一幢精致华美的楼阁。

    楼阁的烫金门匾上有三个大字——仙伶馆。

    字体典雅矜秀,透着不食凡俗烟火的仙气,是大才子玉国公李无心的大作。

    前面提及,玉国公李无心是凤观帝最宠爱的面首,却因拒住馥泉殿而被凤观帝贬去漠北,最终客死他乡。凤观帝为自己的一时冲动极度后悔,曾数次在人前叹惋:“论国之美士,世之才彦,无人堪比李君。”可见李无心的美貌与才华有多么出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