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6章 你与我,注定要成为敌人
    牢室里蓦然传出女子的一声惊叫,似乎极痛苦,莫唯书头皮一紧,想都不想就要往里头冲,却被一旁的侍卫拦住了,低声警告:“皇上没叫你进去!”

    莫唯书呆了呆,便想挣脱侍卫的束缚。如果成思帝要亲手了结她,他莫唯书即便冒着杀头的危险,也不能袖手旁观。

    正和侍卫僵持着,里头突然传出几声低宛的呻吟。

    莫唯书愣住了,一时搞不清里面发生了什么。直到又传出几声软绵绵的呻吟,带着无力的痛苦,他似乎才明白过来。

    他听见她低哑地哀求:“陛下,轻点儿,轻点儿……”那样的卑微软弱,是她在受刑最痛不欲生的时候,都没有流露出来的情绪。

    哀求似乎没有起到效果,她的呻吟愈发细碎,最后变为啜泣,断断续续,刺得人耳膜疼。

    莫唯书这才知道,这骨头又硬脸皮又厚的古怪公主,还有这么好欺负的时候。

    他僵直着脊背,定定站在牢室门***靡之声源源不断传入耳中,他一个激灵,猛地捂住耳朵。

    莫名其妙又回想起寻无大师的话——女色者,世间之枷锁,凡夫恋者,不能自拔;女色者,世间之重患,凡遭之,至死不免……

    扯回纷繁的思绪,莫唯书又作一揖:“殿下若无其他事,下官先行告退了。”

    元晚河道:“莫大人,你在埋怨我吗?”

    “下官不敢。”

    元晚河微微一笑:“莫大人不必不敢,你与我,注定要成为敌人的呀。”

    说罢,她吩咐起轿,轿子从莫唯书身前缓缓行过。

    莫唯书低着头,静立于原地许久。雾越来越浓,侵入心里,晕成一片化不开的混沌。

    敌人?是呵,敌人。

    公主府还是原来的公主府,一砖一瓦一草一木都没有变,只是冷清了不少。来迎接的只有管家吉宝宝和几个老仆,这近一年来,元晚河接连出事,府里的下人走的走,散的散,十几个面首也被抓走,偌大的公主府里已经不剩几个人了。

    吉宝宝辛辛苦苦,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激动得一把鼻涕一把泪,跟在元晚河身后不停唠叨府里的事儿。元晚河一边听着,一边在府里漫无目的地走,她的脚踝还没完全恢复,走得很慢,每一步却很专心。

    第一次感到,回家,挺好。

    虽然这个家里,没有爹,没有娘,没有兄弟和姐妹,也没有驸马和面首。

    路过左归阁时,她停住脚步。

    目光穿过圆形石门,落在小小的庭院里,似乎又看见十几个鲜衣玉颜的少年,围成一圈欺负一个受伤的男子。那男子皮肤很白,模样很俊,清美得像一朵白莲,高傲得似一树青松,明明被欺负得狼狈不堪,却倔强得不肯求饶,眼里是寒冰霜雪般的冷漠。

    当时她以为这小白莲是个古怪冷漠坏脾气的家伙,后来发现他其实挺可爱。后来她以为他是个质朴深情可以托付终身的男人,最终发现他其实最无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