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1章 不祥的馥泉殿
    白潞安不料她会问起这个,看来即便久居深宫,她的消息仍然很灵通。他沉默片刻,平静道:“逢场作戏罢了,我们已经分开了。”

    文妃眸凝一线,语气尽量显得轻松,“原来你也有风流的时候。”她嘴角的笑容已经有些僵硬,还是忍不住问出口:“喜欢她吗?”

    “不喜欢。”他抬眼,回答得干脆而冷淡。

    “为什么?”她追问。

    他的眉眼间闪过一丝不耐,转头看了看周围,道:“雨停了,娘娘快些回去吧,秋雨过后天更寒,当心着凉。”

    文妃的神色黯了黯,索然道:“天暖天凉,对我来说,都是这样活着。”说罢,缓缓转身离开,出了亭子。

    晚风骤起,她的衣袂裙角随风翩然,白潞安眸中闪过苦涩,朝着她的背影伸出手,想唤一声她的名字,终究没能唤出声,手颓然落下。

    他立于原地,黯然出神。直到粟北在身后唤他,才将他的思绪拉回。

    “公子,朔都送来最新线报,成思帝把案子压下去了,元晚河和东大营的人都被无罪释放。”

    白潞安微微讶然,“这样的处置,真不像是成思帝的行事风格。”

    粟北道:“大概是顺丰大师用箬水河决口的事把成思帝唬住了,他担心触犯天怒,只好息事宁人。”

    箬水河的上游在陈国境内,只要稍做手脚,就能引起下游泛滥。再请顺丰大师出面说个话,一切都了无破绽。

    白潞安却摇摇头:“那倒未必,也许另有隐情。元晚河那个女人,办法多得很,谁晓得她又使了什么歪招,把成思帝哄昏了头,最后肯放她一马。”

    粟北问道:“那么公子接下来如何打算呢?要不要想办法把元晚河从朔都劫出来,带到文昌来处置?”

    白潞安失笑:“你当朔都是无人之境,任咱们为所欲为?”他默然良久,叹道:“近来天下正当多事之秋,本王也无暇他顾,暂时……随她去罢!”

    ……

    馥泉殿之所以叫馥泉殿,是因为后院有一个白玉砌成的浴池,引了城外山上的温泉灌入。

    据说,大燕开国太祖的贵妃是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美女,全身有着丝缎一样柔滑的肌肤,太祖怜爱不已,便为她修建了这个浴池,取名馥泉池,据说池中的温泉之水有润肌祛疤、活血疗伤的功效。

    可惜那美丽的贵妃好命不长,馥泉池修好以后她没泡过几次,就失宠被打入冷宫。

    后来又有几个受宠的妃子先后住进来,结果不是早亡就是失宠,结局都很惨淡,渐渐这馥泉殿就被视作不祥之地,没有妃子肯住进来了。

    非但女人忌讳这里,男人也忌讳。凤观帝刚继位时宠爱玉国公李无心,将馥泉殿整修一新,赐给他居住,李无心却说什么也不肯住进来,凤观帝一张热脸贴了冷屁股,恼羞成怒,一巴掌把李无心打到漠北为奴。

    最终,绝代风华的李无心病死在去漠北的路上。凤观帝为此还后悔了很久,从此馥泉殿又废置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