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0章 文妃
    女子直起身,正巧看到了廊中的白潞安。

    隔着柯亭竹扶疏的枝叶,两人的目光交织在雨雾中。

    女子一瞬间的表情极为复杂——惊讶,喜悦,紧张,似乎还有一丝委屈和哀伤……

    白潞安神情平淡,眼中的波澜却出卖了他的内心。

    静默良久,他才微一欠身,缓缓道:“小王见过文妃娘娘。”

    文妃的眸子黯了黯,亦敛衽为礼:“见过定王殿下。”

    白潞安道:“外头雨大,娘娘到亭子里来罢。”

    文妃便由宫女搀扶着,来到亭子中。

    “娘娘这是去哪?”白潞安问道。

    文妃犹豫了一下,指着身后太监手里的食盒,答道:“我……熬了些补汤,想给皇上送去,不知他的病怎么样了。”

    她撒了谎。那个九五之尊病成什么样,其实她并不在乎。她只是想借送汤的机会到武安殿所在的北宫院走一趟,期待能撞见某个人……

    天怜见,竟这么巧。

    白潞安淡淡道:“皇兄有太医的精心照顾,娘娘不必挂心,也不必去看望了,以免打扰皇兄休息。”

    “是么……”文妃掩去眼中的情绪,做出一个得体笑容,“那就好。皇上的病,还要劳烦王爷多上心。”

    “这是小王职责所在,娘娘不必过虑。”

    “哦……”文妃笑了笑,又问:“王爷此去弥药,见到大可敦了吗?她身体可好?”

    “大可敦身体安泰,只是时常挂念娘娘。”

    文妃轻叹一声:“我何尝不挂念大可敦,不挂念燕飞……只可惜,回不去的是家乡,此生只怕再没有机会回去了。”

    白潞安蹙眉道:“娘娘不要这么悲观,娘娘要是想家,我可以奏请皇兄,让娘娘回去省亲。”

    文妃摇摇头,没再说些什么,两人一时陷入尴尬的静默。

    最后还是白潞安先打破了沉寂,“很久不见了,你近来安好?”

    他没有用敬称,而是用了“你”。寥寥几个字的问候,个中蕴含的复杂滋味,大概只有彼此能懂。

    文妃的眸子里倏忽飘过浅浅的雾气,慢慢道:“居于深宫,日子一天天地过,好与不好,也无二致。倒是你……”她顿了顿,“这一年多我听说了你的不少事情,常常令人担心。”

    “你看我现在不是很好么?”白潞安望着她的目光不觉中变得很柔和,“我比过去任何时候都好,你当安心。”

    “是啊……你现在很好。”文妃有些失神,目光扫过亭外雨帘,好一会儿才轻轻道:“那为什么回文昌这么多天了,你都不来见我?”

    白潞安呼吸一滞,无言以对。

    何尝不想见,只是见了,又能如何。相顾无言,重温旧痛而已。

    她静静盯着他,黑亮的瞳仁如琉璃珠,波光缱绻,脆弱易碎,他却忽然想起不久前西北边陲那个风沙之夜,在他的中军大帐中,另一个女子也曾对着他流露出这样脆弱绝望的眼神。

    等不到他的回答,文妃眼中的波光渐渐幽黯下来,唇角挑起一丝若无其事的笑容,“听说,你纳了燕国的一个公主做侧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