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7章 朕就是喜欢折磨你
    元晚河低头搓着裙摆,讷讷道:“陛下怎么惩处臣妹都行,都是臣妹活该。不过请陛下放了东大营那帮将领吧,他们真的无辜……”

    元尧倒是答应得很爽快:“行,只要你乖乖受罚,朕不但能放了他们,还让他们官复原职。”

    元晚河吁了一口气,心里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下了。

    然后,另一块大石头却堵了起来——他会给她一个什么样的处罚?

    该不会是……扔到军营里当军妓?或者是……裸奔游街?再或者是……脱光了在宫门口学狗叫?跪在茅厕里吃大便?……

    不能再想了不能再想了,越想越毛骨悚然,越想越生无可恋。

    以她对元尧的了解,这个变态什么变态的事儿都做得出来。

    元尧悠然啜着茶,倏尔抬起眼,隔着热茶氤氲的水汽望向元晚河,嘴角牵起一丝神秘莫测的笑:“你紧张什么?怕朕把你扔到军营里给人糟蹋一番,然后脱光了游街,再跪在宫门前学狗叫,然后扔进茅厕里淹死?”

    元晚河身子一软,差点从椅子上栽下去。

    太变态了!果然太变态了!!比她想象得还变态!!!

    元尧放下茶盏,淡淡道:“若是那样,就太便宜你了。”

    元晚河眼前发黑,整个人都不好了,止不住猛咳起来,心肝肺都要咳到地上了。

    “朕要你永远留在朕身边,永远不许离开,永远不许背叛。”元尧盯着她,一字一句地说道。

    元晚河缓过气,抠抠耳朵,没听清似的,就这么简单?

    “没听清?要朕再说一遍?”

    “听……听清了……”元晚河很困惑,“这么简单?”

    元尧轻哂:“不简单。”

    说罢从袖中掏出一个精致小巧的锦盒,打开来,从里面拿出一粒褐色的药丸。

    元晚河认出,那正是前两次他喂给她的“止疼药”。

    “前两次吃了这药,感觉怎么样?”元尧问。

    元晚河老实回答:“效果不错,确实能止痛。”

    元尧笑了:“此药名叫‘斩忧丸’,不但能止痛,还能止你的咳嗽,而且以后会越吃越舒爽,越来越离不开它。”

    元晚河蹙眉:“什么叫越来越离不开它?”

    “便是你吃了这斩忧丸,就浑身舒爽,像升了天一样,什么烦恼都没有了。若离了斩忧丸三两天,便浑身难受,像千万只蚂蚁在啃你的骨头。”

    元晚河打了个寒噤:“那臣妹还是不吃了。”

    元尧不说话,静静看着她。

    元晚河蓦然明白过来——这药,由不得她不吃。

    元尧平静道:“你已经吃了两回,算来再吃这一回,便可以成癖了。一旦成癖,必须定期服用,没有方法可以戒除,如果强行戒断,你会在极端痛苦中自残而死。吃或不吃,都在你,朕准你自己选择。”

    元晚河沉默了。

    吃,从此就会依赖上,成为这小小药丸的奴隶。

    不吃,过一会儿她就会见到宇文欢、于采翼的人头,不会有意外。

    她可以选择,却也无法选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