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6章 朕必须惩处你
    元晚河事先梳洗打扮过,扑了些淡粉,轻扫眉黛,在两颊点了水色胭脂,掩去病容。又绾起长发,插一支素雅古朴的软玉珍珠钗,换上一身茶白色水云裙,倒显得清丽脱俗。元尧禁不住眼前一亮,被杂乱政事搞得心烦意乱的情绪蓦地平静下来,和蔼道:“你脚伤还没好,坐下说话吧。”

    元晚河谢恩后落座,捂着胸口咳了两声。元尧道:“看你样子,恢复得还不错,只是怎么又咳起来了?”

    “咳嗽不打紧的,过些日子就好了。承蒙陛下顾惜,宫人和太医们照料得很好,自然康复得快。”

    “唔。”元尧端起宫女送来的茶水,浅啜了两口,淡然道:“有人还在牢里等死,你当然得康复得快些。”

    元晚河嘟着嘴,委屈道:“陛下,若说臣妹犯了叛国罪,臣妹简直冤死!臣妹在清州,一心想打胜仗,却不慎被萧灵算计。在他身边的时候,臣妹一直在找机会脱身,离开之前还假造他的军令,调走了清西右翼军。后来在路上巧遇白潞安,臣妹想从他身上拿回燕关军机图,才跟他纠缠了好些日子,没想到却反被他利用,挑拨了臣妹与陛下的关系!”

    “哦,是么?”元尧淡淡一笑,“朕如何知道,你和他不是假戏真做呢?”

    “陛下!”元晚河蛾眉一轩,急得小脸儿粉红,“那白潞安比臣妹还小一岁,空有一副好皮囊,没什么能耐,又曾是臣妹的手下败将,臣妹能看上他哪一点?他哪一点比得过……”她略略一顿,压低了语调,“比得过陛下?”

    “呵。”元尧神色缓和了些,笑问:“床上也比不过朕?”

    元晚河将手掌举在耳侧,坚定道:“臣妹跟陛下发誓,从未和白潞安发生过男女之事!若臣妹说了谎,陛下便将臣妹剐个三千刀!”

    元尧一怔,继而笑了:“朕哪里舍得!”

    他低头用盏盖滤着茶叶,幽幽道:“朕若舍得你,便不会在牢里把你救下了。”

    见元晚河不解,他又道:“朕下令重审你的案子,有人等不及,想杀人灭口。纸刑好啊,人死了都看不出是怎么死的。好在朕赶到的时候,刑还没动完,朕便顺手把你救下了。”

    闻得此言,元晚河彻底了然。她之前就怀疑是品王等人想杀人灭口,现今元尧的一番话坐实了她的推测。

    “哦——”她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原来是这样啊,臣妹还以为是陛下想吓唬吓唬臣妹,跟臣妹玩了个游戏呢!”

    元尧瞪她一眼:“朕那么无聊?”

    “不不不,是臣妹无聊,是臣妹无聊……”

    “所以,朕明白你的案子有冤情,你身上的伤也能证明。”

    元晚河眼睛一亮,元尧忽然又转了话锋:“不过你别高兴得太早,你死罪能免,活罪难逃,清州战事失利,总归有你的错。而且你和白潞安的婚事,闹得沸沸扬扬,令我大燕颜面尽扫,朕必须惩处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