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3章 表哥表哥我想你
    睡到夜里,元晚河嚷嚷着热,非要出去凉快一会儿。这两天她有了好转,太医夜里就不来值守了,宫女们怎么劝都劝不住,元晚河摆出一副不让我出去喝喝西北风我就要自决于人间的架势。

    宫女们无奈,只好扶她下床,穿好衣服。元晚河左脚还戴着夹板,让人搀扶着,单脚一跳一跳地出了屋子。

    这一晚月色黯淡,阴云漫天,深秋的风忽紧忽慢,吹落庭院里一树老花。

    元晚河扶着树干静立良久,胸中忽然诗情泛滥,不禁激昂吟道:

    “秋风吹起来,花儿落下去。表妹问表哥,你人在哪里。鸟儿要归巢,兔兔要吃草。你若再不来,我就嗷嗷叫。”

    吟罢,元晚河豪情万丈,这样赋比兴的诗,多嘛有水平、多嘛有内涵啊,自己原来也是个诗林高手,以前埋没了。

    她激动之下,扯掉身上的斗篷,摆出慷慨悲歌的姿势,又吟了一首“七言绝句”:

    “表哥表哥我想你,快来快来我梦里。梦里梦里没表哥,醒来醒来打喷嚏。”

    元晚河的诗情被激发出来了,对着一棵秃了冠子的树一口气吟了好几首诗。说是“一口气”,中间还是停顿了好几次,在苦苦思索华美深刻的辞藻语句。

    被深夜秋风吹得瑟瑟发抖的宫女劝了她好几回,她就是不肯回屋,彻底沉浸在诗人的曼妙世界中了。

    直到天快亮,大诗人的情怀才排泄完毕,心满意足地回屋去了。

    任性的结果就是,本就极度虚弱的身体禁不住夜寒侵袭,风寒势来如山倒。

    到了下午,大诗人已经烧得人事不省了。

    太医急得团团转,埋怨宫女没把人看好,馥泉殿执事宫女肖莺很是委屈,公主拼死拼活不肯回屋,她们能有什么办法?

    宫女小粒儿嘟嚷道:“公主是想见皇上了吧……”

    肖莺瞪她一眼:“不许胡说!”

    小粒儿委屈道:“公主念叨了一晚上‘表哥’、‘表哥’,除了皇上,谁还是她的表哥?”

    元晚河一晚上魔音灌耳,生怕天下没人不知道她在思念她的皇帝表哥。

    肖莺斟酌了一会儿,对太医道:“李大人,要不然……您去跟曲大总管说说,准公主见皇上一面?否则她这病怕是好不了了……”

    谁都能看出来元晚河玩的是哪一出戏,无非是不让她见到皇上,她就糟践自己。

    太医也不想担治不好人的责,抚着山羊胡想了一会儿,道:“好,老夫去跟曲大总管说一声。”

    元晚河这一烧,烧得天昏地暗热火朝天,一直梦见自己被元尧用木棍串着,架在火上烤,美其名曰“烤乳猪”。

    她很不乐意当烤乳猪,却像是被鬼压床似的,根本动弹不得,只觉得周身越来越热,皮都要化了。

    忽然,脸上一道清凉划过,带着魔力似的,瞬间化解了压在她身上的力量。她的手终于可以动了,下意识就抓住了那道清凉。

    嗯?好像抓住了谁的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