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8章 等死
    关于案子如何审理,成思帝也征询了柳垂庭的意见。

    柳垂庭说自己不懂判案,不好轻下结论,但为了防止下面的人只手遮天、蒙蔽圣听,建议陛下单独召见一次元晚河,亲耳听听她的申诉。

    成思帝想也不想就拒绝了柳垂庭的建议,断不肯接见那个罪人。

    柳垂庭淡淡道:“陛下不见百乐公主也好,听说她受了重刑,浑身血腥脏污,恐污了陛下龙目。”

    “她受了重刑?”成思帝眉峰微挑。

    “不然陛下以为,那么详细的认罪口供是打哪儿来的呢?”柳垂庭说完这句话,就施施然告退了。

    死牢里没有窗,没有窗也就没有月光。

    于是想到几个月前的转山节,浅花村外,晚河畔的明月夜。

    某个傻丫头被某个毛小子猝不及防在篝火边求了婚,她头一回感到羞涩难当,落荒而逃。她在前头跑,他在后面追,素袂相衔,月华如霜,整个天地都为之圣洁肃穆。

    他追上她,将她拉进怀里,说,跑什么,怕我么?

    他说,我是认真的,我要娶元晚河,我要元晚河做我的妻子。

    他说,晚晚,你不愿意么?

    他说,你可肯放弃公主身份,全心跟着我走?我的家世不差,照样能给你富贵安闲的生活,你在燕国,看似金尊玉贵,却活在燕帝的阴影之下,皇廷四处都是尔虞我诈、冷枪暗箭,你能活得好吗?

    他还说……

    她低声咳嗽起来,伸手去够木桌上的旧茶碗,手指却颤抖得无法使力,好不容易拈住碗沿,却猝然脱了力,茶碗掉回桌上骨碌碌滚了半圈,摔落在地。

    满室阴凄,碎响泠然。

    真是悲剧,水没了,她就要被烧干了。

    那日莫唯书命人给元晚河送来了清水和干净衣物,她把浑身上下清理了一遍,换了衣服,舒服许多。只是有可能着了凉,或者水浸坏了伤口,她开始发烧,整夜整夜地烧,身体烫得似要把身下的草席点燃,感知却冷得如堕寒窖。

    送进来的食物,她连吃一口都没有力气,狱卒视若无睹,并不报告莫唯书。莫唯书自那天离去以后再没来过,其他人——想害她的、想救她的,也都不出现了。即便想从她这里得到军机图的孔辕,似乎也放弃她了。

    这种被全世界抛弃刚尴尬等死的感觉,不是太好。

    她嘴唇干裂,迷迷糊糊挺尸在草席上,心想谁现在给我一滴水我就以身相许。

    没有水,百事可乐也行。

    想着想着,还真的有人来了。

    伴着嘈杂脚步声的,是水撞击容器的声音,很轻微的泠响,却被极度渴望水的人捕捉到了。

    多么美妙的声响呵。

    牢门打开,进来四个人,当先是个老太监,手里端着一个托盘,后头跟着个小太监,端着一个铜盆,里头装着满满的清水。再往后是两个狱卒,手里拿着粗麻绳子。

    元晚河睁开眼,目光唰地射中小太监手里的铜盆,心想敢情好啊,终于有人送水来了!

    但但但……本公主真的要对一个太监以身相许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