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7章 转折
    大燕国成思五年的政局风云诡谲,气候却是风调雨顺的,无旱无涝,无瘟疫无地震,百姓也算得上安居乐业。

    出人意料的是,深秋时节的一个晚上,东南方的箬水下游突然涨水,一夜之间淹了望川山谷的一大片土地。所幸深山之中住户不多,没有造成伤亡,可惜唯一一条穿山官道被冲断了,修补起来需要费很大的力气。

    此事着实诡异,唯一能解释通的原因就是上游的陈国下暴雨,加上泄洪不力,影响了下游。陈国有没有下暴雨一时不得而知,远在北方朔都的成思帝也没空去核实,他正为高僧顺丰大师的一番话头疼着。

    顺丰大师认为,箬水的异象乃上天之兆示,究其肇始,恐为曲业作祟。曲业,就是冤业,若不除,会有更可怕的灾难发生。

    成思帝虽然信佛,但在社稷攸关的事上头,他谨慎保持了观望态度,未采取任何措施。恰在此时,大学士柳垂庭觐见,称夜观天象,发现紫垣晦暗,四辅则异光大盛,冲犯天牢、天理。

    紫垣乃帝王之星,四辅乃帝王之侧的辅助之星,天牢星司监押贵族之狱,天理星司刑狱法度。这么联系起来一看,就是帝王之侧有奸臣当道,造成了冤假错案。

    这下子众人都心知肚明了,这不就是说百乐公主和东大营的案子是冤案么,难道是受了皇帝身边奸臣的陷害?而皇帝身边的“奸臣”是谁,自不必说……

    有人坐不住了,站出来指责顺丰大师和柳垂庭联手试图替“叛国贼”翻案,并请求皇帝重惩二人。

    可这种说辞难以说服成思帝,因为很显然,顺丰大师与元晚河交情甚浅,他一个修行颇高的出家人,素不问政事,犯不着为了元晚河把自己卷入朝廷纷争当中。而柳垂庭,前日朝中官员先后替元晚河说话时,他并未发声,又何必在定案之后再替她翻案呢?

    当然成思帝并不知道顺丰大师和陈国人的关系,也不知道柳垂庭与元晚河的关系,在他眼里,顺丰大师、柳垂庭这两个德行与才学超然卓越的人物,同时对元晚河联手东大营谋反的案子产生怀疑,那就不得不重新检验这个案子结果的真实性。

    其实话说开了,案子发生这样的转折,亦是成思帝乐于见到的。原因很简单,东大营若垮了,军中就没有什么力量能够钳制总督军元覃的势力之爪了。

    成思帝当时把元晚河交给元覃的人去审,似乎确实有把她往死里整的意图。却没想到元覃借题发挥,举一反三,开拓创新,搞出个元晚河联手东大营谋反叛国的大案要案,“证据”确凿,还有元晚河的画押口供,满朝文武看着,由不得成思帝不连带处置东大营了。

    成思帝是何等人物,怎么可能任由底下人牵着他的鼻子走?

    很快,成思帝下旨,暂缓处罚涉案人等,命刑部与大理寺重新审理此案,务必查个水落石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