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2章 我跟你们什么仇什么怨
    元晚河本来不想喝,她担心水里会有**药,她喝了就会把军机图的秘密全抖落出来。

    可是真的好渴啊,到底喝还是不喝呢,好纠结……

    纠结的当口儿,她已经不知不觉就着杯子一饮而尽了。

    喝过水,意识清醒了些,周身的疼痛也更加清晰起来,元晚河捂着肋下压抑咳嗽了两声,脆弱道:“你是替你舅舅继续来折磨我的么?你们怎么能这样?我跟你们什么仇什么怨……”

    莫唯书连忙摇头:“不不,下官是瞒着舅舅来的,下官……也看不惯他们的做法。”

    “呜呜呜真的?”

    “真的。”莫唯书感到目前这位只剩半条命的公主格外惊惶脆弱,于是尽量放柔声音:“下官带来了大夫,给殿下瞧瞧伤。”

    “大夫?不要不要!我不要!”元晚河烦躁着,“你和他们蛇鼠一窝,没安好心,叫来大夫想把我剖了是不是?”

    莫唯书忽闻此言,很是惊痛很是委屈。

    他出身官宦世家,根正苗红的官三代,自小沐浴着诗书礼义的雨露光辉,二十多岁就做了一方父母官,目前虽没什么特别炫酷的政绩,但他向来认为自己作为世上最最进步的阶层——文人士大夫的光荣一员,始终代表天下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代表天下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代表天下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所以他始终把自己摆在一个代表正义和正确的位置上,理所当然地。

    如今惊闻有人用“蛇鼠一窝”、“没安好心”这些形容敌人的词来形容自己和自己的同志,莫唯书感到莫大的悲愤。

    他站起身,摆正表情,清清嗓子,准备为自己和自己的阶级严词辩护,找回应得的尊严。

    为了表达对对方的尊敬,也为了展现作为文人士大夫这一光荣阶层的高尚修养,他先郑重其事地拂了拂袍袖,双掌交叠置于额前,行了个很有古范儿的礼,“上禀公主殿下,子曰……”

    “我若把你剖了,一定能从你肚子里挖出好多被你吃掉的美男。”忽来一阵清朗如风的声音,打断了莫唯书的论理。

    一个白衣如雪的清雅身影出现在牢房门口,脏污阴暗的死牢也掩盖不住此人浑身上下咕嘟咕嘟冒着的仙气儿。他头戴斗笠,手提药箱,施施然走进牢房,捂着鼻子嫌弃道:“真是比猪圈还臭。”

    摘下斗笠,是一张美如仙子的脸。

    元晚河只觉得血往脑袋上冲,“唯……唯莫书,这就是你带来的大夫?”

    莫唯书因为论理被人打断,已经很不爽了,现在元晚河又叫错他的名字,更加不爽了。

    但不爽归不爽,作为文人士大夫要有修养,不能随便跟人嚷嚷,所以他努力平息了一下波涛汹涌的情绪,清淡答道:“是的,柳大人说自己懂些医术,私下请下官带他来为殿下疗伤。这是抗旨的,若被皇上知道了是要杀头的,所以还请柳大人抓紧时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