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9章 定王的身世
    杜何此是永华二年进的宫,那年冬天二皇子出生,宫里没人敢庆祝,因为大陈正和二皇子母亲的母国——弥药国打得不可开交。

    后来大陈兵败,有人揭露了白潞安母亲的内奸身份,并证明她曾给弥药国输送情报。

    永华帝白赟大怒,本欲赐死这个弥药女人,只是念及昔年留下的一点情分,将她和她的儿子废为庶人,一齐赶出皇宫,禁足在漱音山上的尼姑庵里。

    那时杜何此觉得自己很幸运,他的师兄因为服侍过二皇子,被发配到苦役局去了,而他入宫后不久被分配到李淑妃的宫里,做了大皇子的伴读。永华帝没有皇后,李淑妃是位份最高的妃嫔,她的儿子又是永华帝的长子,自然是圣眷隆重,只要不出什么意外,过几年就能搬进东宫做太子了。

    照这么下去,杜何此将来就是下一任皇帝的殿内省总管大太监,算是太监职业生涯的巅峰了。

    谁知偏生出了意外。

    四年以后,弥药女人病死在尼姑庵,永华帝忽然良心发现,不但亲自上山把她的儿子接回宫里,竟然还肆无忌惮地宠爱起来。

    每天,永华帝都会亲自过问那孩子的饮食起居,甚至亲自教他读书写字、剑术骑射。那孩子出生以后一直没名字,永华帝在书房里憋了两天,终于想出个寓意朴素又美好的字眼:安。

    二皇子白潞安四岁以前是棵草,四岁以后是棵金草,十三岁时封了定王,大家都认为,如果没有什么意外,待他及冠之时,那个爱他如命的父皇会把皇太子宝座当作小礼物送给他。

    杜何此对此除了无奈还是无奈,怪只怪他伺候的大皇子时运不济,摊上个偏心眼儿的爹。

    谁知偏生又出了意外。

    二皇子十六岁时,他的好父皇为了救他死在燕陈战场上,大皇子趁机夺取皇位,二皇子伤好后黯然回到封地,从此一蹶不振,淡出朝野。

    五年后归来,却是带着无人能挡的锐利锋芒。

    杜何此不知道这五年来白潞安经历了什么,除了那次不管不顾跑到文昌来跟抢了自己未婚妻的皇兄讲理,这个定王一直很低调很低调,直到三月前他托人给杜何此带了个口信,耳熟能详的六个字——良禽择木而栖,敏感的杜何此隐约意识到,天恐怕要变了。

    他没有提醒正觉帝当心,主仆这么多年,按道理该有些情分在的,只是正觉帝这些年脾气愈发乖张暴躁,杜何此好几次差点因为一些小事丢了性命,他便对这样喜怒无常的主子不抱什么幻想了,身家性命说不准哪天就没了,还谈什么权势富贵。

    他安静等待。风平浪静了三个月,中秋之前,果然出事了。

    景王和端王联手起兵谋反,文昌告急。正觉帝急得团团转,无计可施时,远在弥药国的定王忽然带着精兵强将火速赶来勤王,平定了叛军。

    文昌之围解了,正觉帝的围却没解,而且可能永远解不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