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6章 真正的公主,敢于直面成群的面首
    现在机会终于来了,崇延光的女儿落在了他手里,他要在她身上填补自己的遗憾。

    他不但要让她在痛苦中死去,还要借她清洗整个朝廷中曾经依附过崇延光的人。这是品王爷的目标,更是他张岚的目标!

    痛到极限,意识便渐渐轻了,元晚河迷糊中只感觉有人攥住她依旧肿胀的手指,在什么黏糊糊的物事上按了按,又在一层柔软的东西上按下去。

    那柔软的东西,质地像纸。

    这是在强迫她画押么?她迷迷糊糊想着,大理寺审案子还能这么作弊?体制问题,一定是体制问题。

    想到这,她脑袋一耸拉,晕菜了。

    张岚拿起印了元晚河指印的供状,又略略读了一番,露出满意的笑容。

    供状中写道,元晚河与东大营中郎将吉昌明串通,勾结叛军对付大燕伐藩军。后来元晚河与萧灵因争权夺利而反目,元晚河出走,投奔南陈定王,为了博得定王信任并借其兵力反攻大燕,她竟不惜委身事敌,以妾侍身份下嫁定王。

    孟虽却有些犹疑:“这……是伪造供状啊,能行不?”

    “有何不可?孟大人顾虑未免太多了。”张岚昂首笑道:“皇上要她死得难看,谁还管这供状是如何画的押?拿去交差便是!”

    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

    真正的公主,敢于直面成群的面首,敢于正视宽大的龙床。

    她本非勇士,她怕人生惨淡,也怕鲜血淋漓。她怕疼,怕死,怕手指再恢复不了葱细玉白,怕身上的鞭伤留下丑陋疤痕。

    她还怕自己死到临头还会把宇文欢扯进深渊,因为这样……就没有人在她的忌日时往她的墓里送美男。说到底。怕这怕那,她还是最怕缺男人。

    在牢房中奄奄一息时,元晚河迷迷糊糊地想,如果去年秋天路过仙伶馆时,她没有色迷心窍捡回那个白莲般清美的面首,或者生辰那晚焰火将熄时,她乖乖爬上天徽殿的龙床,此刻的结局会不会有些不一样。

    她到底不是真正的公主,面首和龙床,她一样都无福消受。她的母亲才是真正的公主,带着与生俱来的尊贵潇洒,从容周旋于众多男人之间而不失初心,即便最后为了毕生所爱放弃唾手可得的皇位,她依然得到众人的尊崇。

    而她元晚河,不过是成思帝用来打发闵国人的便宜公主。然而偏偏是闵国世子,把她这个便宜公主看得最重。

    而她真正去苦心争取的人,没有一个珍惜她。可能是因为她的命格确实不够高贵罢,每当她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时,都免不了被践踏一番。

    不过,她的命格不够高贵,却是够硬,一般人伤成这样被扔在牢房里无人问津,撑不了一晚上就嗝屁着凉了,她却在连发了两晚高烧之后,从鬼门关的边缘爬了回来,带着对人生、世界乃至宇宙的领悟。

    最后一句话是瞎掰的。

    总之就是,这位命贱又硬的百乐公主,虽然已经破成了一块抹布,依旧顽强地活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