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5章 贱奴之女哪配做我大燕公主?
    孟虽开始进行和昨天相同的审问,元晚河依旧不肯认罪,自然又是大刑伺候。

    这回是吊起来用马鞭打。

    和昨天的夹手指打屁股相比又是一种新疼法,粗粗的马鞭隔着一层薄衣料抽在皮肉上,立时绽开一道血花印子,尖锐的疼痛就从这其中炸开来,瞬间占领整个身体。

    打了不知道多少鞭,一直没人喊停,元晚河只好自己喊:

    “停停停停停停停停停停停停停停停停停停——”

    她一口气喊了十几个停,沾了血肉的鞭子终于没有再一次挥起,元晚河松了一口气,紧绷的身子软下来,像一根被筷子夹起来的面条,在空中荡啊荡。

    孟虽慢吞吞地喝了口茶,“怎么,殿下终于打算招了?”

    元晚河拢了拢涣散的元气,很费力地挤出一句话:“我要见皇上……”

    孟虽道:“皇上命大理寺全权办理殿下的案子,殿下有什么话就跟下官说吧,不必打扰皇上了。何况皇上也未必愿意见殿下。”

    元晚河便垂了头,不说话了。

    行刑的衙役不知道是不是该继续打,转头去看孟虽,孟虽还在考虑接下来该用什么办法,一边的张岚已按捺不住,猛地站起身,扶着腰间佩刀咣咣咣走下台阶,命人把元晚河放下来。

    元晚河脚刚落地,一股大力撞向她的腹部,她整个人瞬间飞出一丈远。

    竟是那张岚恶胆横生,亲自动起了拳脚。

    他是武将出身,力大无穷,下手狠辣,对付一个已经半死的女子更是不在话下。当下便走上前把元晚河拎起来,膝盖狠狠撞向她的胸膛。

    元晚河闷哼一声,一股鲜血便从口中喷出。

    接着他把她像个破布偶一样掷在地上,沉重的靴子踢在她的肋间!

    元晚河只听到两声清脆的骨断声,肋间锐痛像一只大手,狠狠揪住了她的心脏。

    这次她连哼都没能哼出来,只是无力地张着嘴,伏在地上蜷曲战栗着。

    孟虽有点看不过去了,出声制止:“张大人,你下手悠着点儿,她现在好歹还是公主身份。”

    张岚冷笑道:“什么狗屁公主?她父亲不过是西疆牧羊的贱奴,处心积虑勾引了长公主才摆脱奴籍、飞上高枝,可是饶他再怎么飞扬跋扈,骨子里还是流着粗鄙贱奴的血,他生下的女儿,哪配做我大燕国的公主?亦不过贱奴耳!”

    一边说着,他又踹了元晚河几脚。

    这张岚本是北方开府都督,凤观四年侵吞了五十万两戍边军饷,正好碰上崇延光调任北方开府监军,一来二去就查出了张岚的罪证。张岚苦苦求情,甚至拿出一半家财企图收买崇延光。崇延光不为所动,仍将所有罪证如实上报朝廷,凤观帝大怒,将张岚撤职查办,幸得有品王力保,张岚才捡回一条性命。

    从此以后,张岚和崇延光的梁子就结得深了。但凤观一朝,崇延光显赫无比,张岚根本动不了他半根汗毛,后来崇延光战死沙场,张岚痛快之余也难免遗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