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9章 证人的构陷
    吉昌明本以为这辈子就这么瞎混下去了,萧灵这封信给了他新的希望。与其艰难苦熬,不如铤而走险。

    但他不敢独自铤而走险,想拉个蚂蚱跟自个儿拴在一起,元晚河就是这个大蚂蚱。因为萧灵在信里说了,他向来仰慕百乐公主,对公主这些年的遭遇深表同情,若吉昌明能说服公主离开燕帝、投奔定清军,萧灵必将倒履相迎,敞开心怀,与公主共谋天下。

    深夜的燕军大营静悄悄,王右浩在帐外屏息凝神地听,吉昌明在帐里苦口婆心地劝,元晚河先是不肯,后来慢慢动摇,再后来就彻底叛变,决心跟着萧大将军干了。但她心存疑虑,怕萧灵不肯兑现许诺好的条件,说要先和他见一面,彼此多增加一些信任。吉昌明说他会给萧灵回信,转达元晚河的意思。

    谈话到这里就结束了,元晚河偷偷摸摸出了营帐,并没发觉隐藏在帐后的王右浩。

    王右浩本打算将此事上报给伐藩都统鲁畔冰,但转念一想,副都统和中郎将串通投敌这么大的事儿,从他一个品阶不高的司阶口中说出来,无凭无据,谁信?到时候很可能会被扣个“挑拨离间”、“动摇军心”的帽子,直接拉出去军法处置了。于是王右浩闭紧了嘴,跟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只静观其变。

    两天后,元晚河忽然借口乌羚原有粮草,不顾鲁都统的劝阻,执意带着三千人前往。王右浩推断,一定是萧灵答应与元晚河见面,在乌羚原等她呢。而吉昌明却留在了江口,王右浩继续发挥推理能力,说吉昌明留下来是为了做内应,一旦萧、元谈拢了,他就与他们里应外合,把江口拿下。

    元晚河带着人出发以后,王右浩觉得再也不能沉默下去了,就斗胆向鲁畔冰告发。鲁畔冰将信将疑,把吉昌明叫来盘问,见他眼神闪烁、神色紧张,鲁畔冰便用了点儿狠招,吉昌明经不住拷打,很快就招了,然后畏罪自尽。

    鲁畔冰心知江口是待不下去了,一旦元晚河与萧灵谈成,把江口的防务部署全盘托出,五万燕军就成了俎上鱼肉,待宰羔羊。与其坐着等死,不如主动应对,鲁畔冰下令全军立即开拔,向南进发。

    按照王右浩的这一套说辞,之后的事态发展便很好解释了:元晚河与萧灵谈妥,带兵进攻江口却扑了个空,之后共同坐镇江口,对付“战斗力极强”的燕军。后来燕军在清江镇遭遇挫折,十二开府总督军品王率大军救援失利,都是因为元晚河安插在燕军中的眼线给萧灵泄露了情报。

    王右浩说完,审讯官又叫进来两个所谓的证人。

    一个是江口城南官驿的驿卒,他证实五月十三日当晚,元晚河独自离开官驿,天快亮时才回来。

    另一个是一位普通士兵,自称是跟随元晚河在乌羚原被俘,后来被萧灵放回燕国的三千燕兵之一。他更加发挥了颠倒黑白的本事,硬是把元晚河夺粮不成、黯然被俘的事,描绘成了与萧灵的无耻媾和、狼狈为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