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8章 你存心恶心本公主么?
    一个身穿镇都开府军服的校官走进来,在堂前跪下。

    元晚河望着那士兵,觉得眼熟,忽然想起,此人乃鲁畔冰麾下一个低品级的司阶,在清州时,他被安排在伐藩军机营,递递文书跑跑腿,做的都是杂事,却常有机会出入中军大营,所以元晚河对他有印象。

    孟虽道:“公主可认得此人?”

    “认得,军机营司阶,不晓得叫什么名儿。”

    “属下名叫王右浩。”司阶自报家门。

    孟虽又道:“王右浩,我国大军在清州期间,你供职于军机营,时常出入中军大营,有什么所见所闻,一一如实道来。”

    “是。”王右浩便开始从元晚河在沱水江畔与鲁畔冰大军会合说起,叙述了元晚河在悬门镇修改泄洪道,利用洪水冲破定清军工事而顺利渡江、拿下江口,一五一十,并未篡改事实。

    然而在说到驻兵江口之后,他的说法开始有了变化。

    照王右浩所说,伐藩军拿下江口以后,胜券在握,本可乘胜南下,一举拿下卢官道,直捣清州府。元晚河却不知出于什么目的,阻止大军继续前进,使得五万大军止步于江口,空耗时机,没过多久便粮草告罄。

    五月十三日的晚上,王右浩在军机营熬了半宿,终于整理好了上报给朝廷的战况文牒,便准备回去睡觉。

    经过中郎将吉昌明的营帐时,他隐约听见里面有女人说话的声音。

    燕军军纪严明,严禁士兵招妓,即便是中郎将这个级别的也不在例外。

    王右浩以为中郎将偷偷带了女人回来,就趴在帐外听墙角,听了几句发现,里头的女人好像是百乐公主?

    百乐公主白天在军营,晚上下榻于城南官驿,这么晚怎么会在吉昌明的营帐里?难道……吉昌明也沦丧在百乐公主的淫爪之下了?

    王右浩说到这,被孟虽打断了,孟虽望向元晚河:“公主殿下没事吧?您看着脸色不好啊。”

    元晚河一脸恶心反胃的表情:“王右浩,你存心恶心本公主么?那吉昌明长了一脸的相思红豆,随便抓一把下来再配点薏米就能熬碗粥了,本公主口味得有多重才会把淫爪伸向他?”

    孟虽道:“先听王右浩把话说完吧。”

    王右浩继续回忆。他知道听墙角是不道德不敞亮的行为,于是他带着负疚心仔仔细细地听下去,很是激爽。不听不知道,一听吓一跳,百乐公主竟和吉昌明在策划谋反!

    原来,吉昌明与萧灵是同乡,燕军攻入江口时,萧灵给吉昌明送来一封密信,一来细述同乡情谊,二来同情吉昌明为燕帝效力这么多年却不得升迁,三来表达自己求才若渴的心情,劝吉昌明“弃暗投明”,离开暴虐无德的燕帝,投入定清军的怀抱。

    萧灵给出的条件也很诱人,是丰厚得足以令任何人动心的功名利禄。

    吉昌明动心了。他这些年供职于护国开府的东大营,一直郁郁不得志,和成思帝与总督军品王对东大营的刻意压制不无关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