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7章 图穷匕首见
    之前的大理寺卿和少卿都是玉廉长公主的故交,可以说都是看着元晚河长大的老人儿,上次元晚河被关进大理寺,他们奉旨调查军机图失窃一案,有心偏袒元晚河,几次审讯都是走走过场,没让她吃什么苦头。

    可这回,人全换了,是元晚河见都没见过的新面孔,而且面相不善,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主儿。

    她并不知道,前段时间朝廷做了人事调整,大理寺交由左仆射孔辕分管。孔辕一接手,就对大理寺做了一次大换血,所有和玉廉长公主有关系的人免职的免职,调离的调离。

    来填补空缺的,全都是品王一系的人,怎么让元晚河难受,他们就会怎么干。

    识时务者为俊姐。元晚河很乖地说:“几位大人放心,我全听你们的。”

    孟虽的脸色这才和缓了些,翻开案上的卷宗,对元晚河说道:“依下官看,公主的案情十分复杂,请公主先从清州被俘一事说起吧,您是如何被俘的?”

    元晚河想了想,一五一十地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说了,只是略去了她与萧灵的“桃色”故事。

    三个官员都认真听着,一直没说话,直到她说到从江口逃走之前,她潜入萧灵书房矫令,致清西右翼军向东误进,孟虽突然打断她:“公主说的这些,可有证人证明?”

    “清西右翼军东撤,鲁畔冰钻了空子避入闵国,这就是事实证据,还需要什么证人?”

    “公主没有证人,下官这里却有个证人,证明公主私通定清军,导致我大燕在清州战场失利。”

    哦,图穷匕首见,看来这次审讯的目的是要给她扣个通敌叛国的帽子。

    不管这是不是元尧的意思,只要罪名成立,元晚河想要留个全尸都很难。

    她惆怅了一会儿,很快接受了现实,死就死吧,早晚都有那一天,不如让它来得更痛快些。

    其实她早都活累了,恰巧白潞安又抽走了她生命中最后一丝意趣。

    于是她点点头:“嗯,那请大人把那证人叫出来说说本公主是怎么通敌叛国的吧,只要说得有道理有根据,本公主就认罪画押,三位大人和衙役小哥们还能赶得上午饭。”

    三个官员惊讶地对望了一眼,他们为了这次审讯费尽心机,准备周密,却没想到人家根本不反抗?

    坐在孟虽左侧下首的大理寺少卿莫唯书看上去是个正直儒雅的年轻书生,他咳了两声,严明道:“公主此言差矣,大理寺向来秉公断案,以事实和证据定罪,公主没做过的事绝不会强加在公主头上,找证人来也是与公主对质,绝没有凭此给公主定罪的意思。”

    元晚河在心里翻了个白眼,都到这份儿上了还装什么装,刚才孟虽的开场白就已经给她定了“通敌叛国”的罪名,现在她没证人,他们有证人,证人一张嘴说什么都是“证据”,还对质个毛线。

    她笑了笑:“行,那把证人请出来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