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3章 昨晚抱了本公主,就是本公主的人
    元晚河只好自己给出解释:“你没去过朔都,大概不知道我皇家的规矩。除了皇上、皇子、亲王以外,哪个男人若是碰了皇家的公主,就一辈子是公主的人了,管他是宰相、尚书还是将军,都得进公主府做面首。你昨晚抱了本公主,以后就是本公主的人了,本公主活着,公主府就是你的家,本公主若死了,你后半辈子就去给本公主守陵吧。”

    皇家当然没这规矩,元晚河不过是信口开河,存心逗逗这面瘫小帅哥。

    这一招果然奏效,南嘉面色一紧,十分紧张地望着元晚河,“殿下是说,属下要……要……”

    “要”字后面的话他没说出口,脸憋得通红。

    元晚河索性帮他补充道:“对,要和本公主上床。”

    “唰”地一声,南嘉的小脸由红转绿了。

    元晚河瞧他这副窘样,笑得前仰后合:“哈哈哈,瞧把你吓的!我逗你玩儿的,你还当真了,傻丫头!”

    听到前面几句时,南嘉的面色有所缓和,可听到最后三个字,他又是一惊,瞠目结舌地看着元晚河。

    “你眼睛瞪那么大干嘛,我有说错吗?”元晚河在他胸口瞄了一眼,低声道:“昨儿晚上你抱我的那一会子,胸口的柔软挤得本公主好生舒服啊,本公主阅男无数,倒没见过哪个男人有这么软的胸脯咧。”

    南嘉愣了好半天,又是别扭又是无措,脸红得可以烙饼了。

    元晚河很疑惑:“西北开府什么时候开始招女兵了?”燕国有女皇帝和女将军,当然也有女士兵,但仅限于羽林卫和王畿戍卫军,各地开府尚无招募女兵的惯例。

    比起打仗,女人有更重要的作用——生育。如果一个战时国家的青年女子都死在了战场上,那这个国家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会陷入人口匮乏的窘境。所以即便是不那么计较男女之别的燕国,在起用女兵这件事上也极为谨慎,争论了许多年,也只有隶属于中央朝廷的少数军队招募了一些女士兵。

    南嘉落寞地低下头,嗫嚅道:“我哥哥病了,我只好替他应征……”

    忽然又抬起头,恳求地望着元晚河:“求殿下不要说出去……”

    元晚河止不住感慨:“唉唉,你藏得够深啊,一个女孩子和一群大男人朝夕相处,你是怎么做到不露馅的?”过去元晚河在军营生活的那段时间,虽然受到了一些特殊照顾,作为营地里唯一的女人仍然感到处处不方便,更别说这个小姑娘隐瞒了自己的真实性别,成天和一群大老爷们儿混在一起。

    南嘉羞窘道:“我也是刚刚应征入伍的,这次护驾算是头一回执行任务。”

    “这样啊……”元晚河叹道:“你自求多福吧。”

    但愿这单纯木讷的小姑娘别遇到元尧那样的主儿,会被生吞活剥的。

    元晚河正回味着元尧那些年对自己干过的好事儿,队伍突然停下来,原是元尧坐车坐累了,又觉此处风景甚好,就下令暂停歇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