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9章 定王殿下,你来了?
    清州战事胶着之时,又传来一个惊天消息——失踪的百乐公主元晚河竟嫁给陈国定王白潞安,成了他的侧妃!

    消息传得很快,一时举国哗然。

    仝戈也听说了这个消息,却不肯相信,百乐公主与她的父亲一样战功赫赫,对大燕忠心不贰,怎会做下此等叛国勾当,何况那白潞安与她有血海深仇,这两人一旦见面必是兵戎相向,又怎么可能做同床共枕的夫妻?

    听了仝戈的疑惑,元晚河似笑非笑:“仝将军说得不错,我与白潞安终究得打一仗,如今他就在十里开外,这场闹剧也该有个了结了。”

    仝戈慷慨激昂:“那就让末将与公主一齐上阵,杀了那白潞安,为公主洗清污名!”

    随后点兵一万五,迎敌于土原坝。意料之外的是白潞安并未出阵,来的是左廷王世子符端,他带两万弥药骑兵气势汹汹来向燕军要人,却见头阵燕兵的长戟之上挑着符沙双目圆睁的人头。

    符端霎时红了眼,马鞭一挥便向燕军冲去。

    弥药骑兵悍勇异常,且略占人数上的优势,杀气腾腾地冲过来,大有扫平燕军的气势。

    只是符端忘了,他今日碰到的,是仝戈与元晚河。仝戈在西北边境带兵十年,麾下将士训练有素、经验丰富,是对付弥药骑兵的老手。而元晚河更不必说,她自十五岁上战场就没打过败仗,若不是萧灵在乌羚原用计将她擒获,她的战争生涯将成为一个神话。区区两万弥药骑兵在她眼里,就跟一群聒噪的苍蝇差不多。

    元晚河让仝戈与他的副将各带四千人马从两侧铺开,她自己带着五千人马在弓箭手的掩护下从正面迎击弥药人。

    燕军手持特质的罗柄刀,专砍马腿,很快把弥药骑兵阵从中间劈成两块,此时仝戈与副将分别从两侧包抄上来,强攻弥药人侧翼,彻底打乱了他们的阵型。弥药人渐处下风,很快便招架不住,狼狈撤退。

    元晚河趁胜追击,将弥药人逐到北泉境外,忽见那莽莽沙原之上,大批兵马覆压过来,迎风招展的黑色纛旗写着大大的“定”字。

    陈国定王白潞安,来了。

    昭武校尉心道不妙,建议元晚河速速撤退,因陈军占绝对的数量优势,且以逸待劳,而燕军此时已经疲惫不堪。元晚河紧盯着前方的陈军,沉声命令昭武校尉:“你带着将士们先撤,我有几句话要与陈人讲,随后就来。”

    昭武校尉劝拗不过,只得带着士兵先走。

    元晚河静立半晌,纵马前行,又向陈军靠近了一些。

    陈军抵至一条古河道前,再不前进。腾腾欲飞的纛旗之下,一人身穿银光铠甲,外罩紫色蹙金飞蛟披风,腰配金鞘宝剑,端坐高头大马之上,英姿威武,风华超逸。

    在几个亲兵的拥卫下,他纵马疾驰而来,在几丈外的地方停下,静静望着她。

    “定王殿下,你来了。”元晚河笑意温煦,飞扬的神采隔着漫天黄沙也未减色半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