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1章 你哪来的勇气非要做本王的王妃?
    符沙吃了这颗定心丸,嘿嘿一笑,向元晚河喝道:“快说,图在哪里?

    符沙的气势很足,嗓音洪亮,元晚河却跟没听见似的,眼睛只望着白潞安,巴巴地说:“我知道错了,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白潞安用杯盖滤着茶叶,眼睛都没抬一下。

    被**裸忽视的感觉不好受,符沙暴跳起来,“快老实交待,母图在哪里?”

    两次审问,他翻来覆去都是这一句话吼着说,何况这母图又不是他家的东西,把堂堂燕国公主掳来私下逼供,本就很不占理儿的,他还问得这么义正辞严,元晚河也是开眼了,这弥药王爷的审讯水平连燕国大理寺的扫地老头儿都不如。

    也难为了这位左庭王,想他平时养尊处优,审讯犯人的活儿都是手下干,这回大概是因为军机图太机密了,他只好亲自出马。

    元晚河被他吵得心烦,斜剜他一眼,“你问我‘小受图在哪里’,我就告诉你。”

    符沙脸唰地黑了。他就怕元晚河提起这个,何况这次还有别人在场。他对付这种尴尬局面的方法就是用更大的声音镇住对方:“闭嘴!再说老子就撕烂你的嘴!”

    “好,那我不说了,什么也不说了。”元晚河把嘴闭得紧紧的,一双大眼睛促狭地望着符沙。

    符沙气得脸青一阵红一阵,目光就往两边的刑具架子上溜。看来他说不过元晚河,想要动手了。

    “元晚河。”白潞安忽然开口了,声音清冷平缓,“如今燕国你是回不去了,何不与我们合作,也许本王一高兴,你就不用去守墓了。”

    元晚河灿烂地笑:“与你合作?好啊!如果我当了定王妃,母图立即双手奉上,我还可以教你怎么用。”

    白潞安抬眸扫她一眼,也笑了:“你是个失势的敌国公主,已过婚配之龄,又不是清白之身,还不能生育,哪来的勇气非要做本王的王妃?就凭着那张比城墙还厚的脸皮?”

    他第一次这么直白地戳她的痛处,还是当着粟北和符沙等外人的面,饶是她脸皮再厚,也有点挂不住了,她讪讪一笑:“不就是喜欢你么……”

    白潞安道:“那本王倒是好奇了,你这么喜欢本王,肯手把手地教本王怎么用那军机图,那你肯不肯带着本王的兵马去打燕国呢?就像当年你为你的表哥所做的那样,白天当他的兵,晚上暖他的床……”

    他话音未落,元晚河突然跳起来,从身侧的刑具架上拿下一把锋利的血槽刀,直直朝白潞安刺过去!

    可惜她戴着锁链行动迟缓,未靠近白潞安就被粟北制住了,刀被抢走了,她的目光却化作刀,冷冷扎在他脸上。

    他静静望着她,目光渐深。

    他印象里,她仅有的两次翻脸动手,第一次是在去往皇陵的马车里,她把他的肩膀扯得脱臼,第二次是在皇陵里打鸟时,她用利箭指着他。

    这一次,她对他动起了刀子。

    而起因,都是因为他拿成思帝刺激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