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0章 逼供
    笑得正欢实呢,突然传来开启铁门的声音。元晚河忍不住雀跃,一蹦三跳地扑到牢门前看是谁来了。肯定是白潞安来看她了。

    来的却是两个弥药士兵,不客气地用铁链将她锁了,往牢房外拖。

    看这架势,不对头。

    自打元晚河稀里糊涂被弄到弥药国,他们不知是顾及她的燕国公主身份还是别的什么,还从没用铁链锁过她。那两个士兵摆着冰山脸,手跟铁钳子似的钳着她绕过狭窄阴森的走廊,最后把她推进一间光线昏暗的房间中。

    这个房间四面无窗,四角立着烛台,昏黄的烛光像四只鬼眼睛,幽幽盯着元晚河。

    两面墙边立着生锈的铁架子,上面挂满了各种铁黑色的……嗯……铁黑色的炊具,有血槽刀,抓钩,烙铁,夹棒,长针……

    好吧,这些根本不是炊具……是刑具。

    元晚河的腿开始抖,嘚嘚嘚。浑身开始炸毛,噼里啪啦。

    门开了,走进来一个人,正是左廷王符沙。他一脸散漫的笑容,在南墙的桌案后坐下,悠悠望向元晚河,“百乐公主,又见面了啊!”

    元晚河咽了一下口水,强作镇定道:“你干嘛?想刑讯逼供啊?”

    白费了那么镇定的语气,问出的话一下子就暴露了她的虚。

    符沙对她的反应很满意,笑道:“没有没有,公主别多想,本王就是跟你聊聊母图而已。”

    在这种地方聊军机图,不就是打算刑讯逼供么。

    元晚河又咽了一下口水,“你,你别动我,小心白潞安又跟你翻脸。”

    “哈哈,这一点本王怎会想不到?”符沙话音刚落,铁门又开了,推门的人竟是粟北,他靠在门边,恭恭敬敬迎进来一个人。

    一身干净华贵的月白锦袍,青玉簪绾起乌发,白皙俊美的脸庞如一朵无瑕白莲,尽显浊世佳公子的气度风华。

    正是陈定王白潞安。

    符沙站起身,带着一丝讨好的笑,跟白潞安打招呼:“潞安啊,今日舅舅劳烦你来,是想请你观审,让你见识见识这燕国公主有多刁钻,上回舅舅真是被她气到了,一怒之下才动的手,绝非想让你为难。”

    白潞安在符沙身旁的椅子上坐了,墨玉眸子清澈淡然,幽幽落在元晚河脸上。他淡淡一笑:“堂舅辛苦了,甥儿知道这元晚河不好对付。”

    “这女子嘴硬得很,轻易不肯招,若她等会再耍奸,就由潞安你来处理吧。”

    这符沙倒是学聪明了,急着想从元晚河嘴里逼出燕关军机图子图的下落,又怕像上次那样私自用刑而惹恼白潞安,就干脆把白潞安请来,让他在旁边看着,到时候有个好歹白潞安也怪不到他头上去。

    白潞安道:“今日堂舅大可放开了审问,不必顾虑我。”

    说完老神在在地往椅子上一靠,从粟北手里接过热茶,悠然品了起来。

    符沙吃了这颗定心丸,嘿嘿一笑,向元晚河喝道:“快说,母图在哪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