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9章 她是燕帝的女人,我不要
    白潞安哭笑不得,更加觉得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大可敦把这个荒唐的决定板上钉钉,他沉吟片刻,对她说道:“外祖母,弥药国远离中原,有些事您可能不了解。中原人都知道,那元晚河过去是燕帝元尧的女人,后来被燕帝送去闵国做世子妃。闵国世子死后三年她回到燕国,和燕帝还是纠缠不清。这样的女人,我娶来做王妃,实在有失大陈脸面。”

    大可敦想了想,颔首道:“脸面这种事么,不是要命的事,但也不是小事,何况潞安你是要做大事的人,若因你的王妃而让天下人对你有看法,的确对你不利。罢了罢了,哀家不插手你的事了。”

    她又叹口气,“燕绥的事,哀家一直觉得对不住你,若你以后……”

    “都过去了,外祖母大可不必为此自责。”白潞安打断她,淡然一笑:“都是命。”

    大可敦感慨片刻,摆摆手:“你去吧,那燕朝公主的事你自己处理,哀家不插手了。”

    白潞安正准备离开,大可敦又将他唤住:“潞安,你是不是觉得外祖母老糊涂了,所以乱点鸳鸯谱?”

    白潞安解释道:“不是,孙儿只是以为,外祖母与元晚河接触的时间太短,您被她的表象迷惑了。她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您恐怕不太了解。”

    大可敦笑了,淡淡道:“哀家确实不了解她,但哀家了解你。哀家是有些老眼昏花了,不过还是看得出,你心里到底装的谁。”

    白潞安微微一怔,望向自己的外祖母。她和蔼的凤目中光芒清透,似乎能洞穿一切。

    一个在风云诡谲的权力场稳坐了二十年最高宝座的人,又怎会老眼昏花。

    “去吧,去吧!”大可敦挥挥手。

    白潞安默默行了礼,退出帐外。

    这回是真把白潞安惹了,好吃好喝好住的待遇没有了,元晚河被请进了地牢,三重铁门锁着,怕她凭空飞了似的。时至此,她还没想飞,只想再见一面白潞安,劝他“迷途知返”“浪子回头”。

    白潞安当然不会见她,任她在牢里喊哑了嗓子,外头的看守连屁都不放一声。这一待就是三天,元晚河却觉得有三年那么久。上次坐牢还是在朔都大理寺,与虱子老鼠同睡了半个月她依然保持心宽体胖,这回却衣带速宽终日悔啊。

    她悔什么?悔那日在行宫树林里认错态度不够好,错失了与他缓和关系的机会。本来得到大可敦这个帮手就如乘了东风,增加了她在这场夺夫大战里的胜算,可她不知发什么癫,净说些激怒他的话,把他越推越远,然后把自己推进了地牢……

    当时确实太不理智了,不该争一时意气说了心里话,不管怎么样应该先乖乖认了错哄他高兴,虽然她心里根本没觉得自己有错……

    她有什么错?是他拿乔,是他矫情,是他假仁假义。不过她还真喜欢他拿乔矫情假仁义的那副小模样……

    想到这,她坐在黑黢黢的牢房里,呲溜溜地傻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