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7章 他不是她生命中的那个人
    许久,元晚河心灰意懒地叹口气,“我不是善男信女,上了战场拿起屠刀,就注定双手染血,走上一条背叛苍生的路。至于那个孩子,不过是个兄妹偷情的孽种,即便生下来也名不正言不顺,一辈子在宗室里抬不起头,不如死在胎里,我和元尧也落个轻松。总之,你我志向不同,没什么好说的,如今我落到你手里,你最好杀了我,否则有朝一日屠刀回到我手上,又不知哪座城池的百姓要遭殃。”

    “不会有那一天了。即便你回到燕帝身边,他还会把兵符交给你么?没错,你的确是他最得意的左膀右臂,可对于现在的你,他是憎恨多一点,还是倚重多一点?别忘了……”他的手指蹭着她的唇角,“现在外人都还以为你是我定王的侧妃呢。”

    元晚河默然。依照元尧多疑的性子,他肯定会把皇陵被炸以及军机图失窃与此事联系起来,然后认定元晚河是个叛徒、燕奸。

    很有可能,他还会把这次燕军在清州的失利也归咎于她。

    莫说将来再带着大军南征北战,连燕国那片土地,她都再也不能踏入了。

    她抬眸望向白潞安,就是这个男人,毁了她的一切。

    和他从清州逃往西风原的一路上,她不是没有理由怀疑他,她甚至也知道自己被元尧的暗线跟踪,她只是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去想,什么都听从他的安排,她只想纯纯粹粹地喜欢一个人,对他不设防、不算计,她想赌一把,赌他是她生命中的那个人。

    很久以前她还赌过一次,赌某人是她生命中的那个人。

    结果她两次都赌输了。

    第一次输,她失去了孩子,失去了健康,失去了一个少女所有的纯真和善良。

    而第二次输,她差不多失去仅有的一切了。

    而他们,恰巧都不是她生命中的那个人。

    真特么巧。

    她懒懒道:“所以,你要我去给那些惨死我刀下的灵扬县民守墓,让我一辈子向他们忏悔?这个想法倒是不错……不过啊,莫说都是些连尸骨都没有的空冢,就算是那些人的亡灵站在我面前,我也不会有半点后悔,如果重来一次,我还会把他们宰了,谁叫他们坏我的好事。”

    说这话时,她脸上带着惯常的慵懒笑容,身侧花木扶疏,衬着伊人清秀美好的容颜,画儿一般的安宁静好。

    白潞安却想狠狠给她一剑,把她左胸膛里那颗东西剖出来看看是不是肉长的。

    他也曾险些被她迷惑,怀疑那些屠城的事情到底是不是这个有时迷迷糊糊,有时娇俏可爱,有时温柔多情,有时奋不顾身救他于危难的女子所为。直到方才他还在想,如果她为自己犯下的罪过衷心忏悔,他也许会给她一个机会。

    可她不但没有一丝忏悔之心,甚至不承认自己有错。说起那些被她杀害的无辜生灵,她就像在说天气,浅描淡写不杂一丝情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