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9章 情敌变“知音”
    元晚河昂起头,用自认为很有杀气的目光盯着对手,凛然道:“你想怎样,不妨直说。”她和白潞安的事情,符燕绥就算不完全了解,也一定知道些什么。要不然这么大献殷勤干什么,不是想刺探内情,就是想先礼后兵。

    符燕绥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羞赧道:“其实……其实没什么要紧事,我就是……就是觉得公主很可怜,觉得应该关心一下你。”

    “啊?”元晚河瞠目,“我,我可怜?”

    符燕绥真诚地望着她,盈盈水目清澈干净,看不出讥讽和幸灾乐祸的情绪,“你和潞安的事,我都知道。你杀了他父亲,他恨你没错,只是他做得有点过分了,不该欺骗你的感情,人心都是肉长的,被自己信任的人戳一刀子,那得多疼啊!”

    说到最后一句时,她眉心微蹙,语调上扬,融入了极饱满的感情,仿佛是自己的心被戳了一刀子,疼人所疼。

    “……”元晚河下意识地摸摸自己的心口,觉得似乎是挺疼的,之前咋没感觉到嘞?

    刚刚鼓起的斗志又泄得七七八八了,她低咳一声,“那个……嗯……你来就是想说这个?”

    “我和公主接触时间虽短,但可以感觉出,公主是个真性情的人。”符燕绥的语调和目光越来越温柔,元晚河感觉自己像被裹进了一团软绵绵暖烘烘的棉被里,周身都温软了。

    真性情,真性情,头回有人这么夸她啊,以前听过的相似意义的夸奖是来自玉廉长公主,她说:“你肚子里憋了什么色儿的屁,都反味到脸上了。”

    “真性情倒不是……”元晚河低头讷讷,似乎被夸得有点羞答答了,“我,我其实是脸皮厚,说什么干什么都不害臊……”

    符燕绥微微一笑:“大概面对自己喜欢的人,谁都愿意放下身段去取悦吧?如果为了保持矜持而错过了说爱的机会,一定会后悔终生的。”

    咣!元晚河头上一道亮电劈过,闪得她双目昏花,只看见眼前端坐着一个满身光环的圣母观世音菩萨,敞开慈悲的胸怀拥抱她这卑微的肉骨凡胎。她不必再妄自菲薄,不必再自我怀疑,终于有人理解她的苦衷、欣赏她的勇气!知音!知音!

    此时此刻,圣母观世音菩萨优雅地伸出纤纤玉手,在元晚河眼前晃了晃,用慈悲的声音道:“公主,你没事吧?”

    元晚河回过神来,紧紧握住她的手,热泪盈眶:“菩萨,终于有人懂我了,终于有人懂我了!不容易啊,不容易啊!”

    菩萨温柔一笑,轻拍她的肩膀,“都是女人,我怎会不懂?”

    说罢悠然起身,翩然远去,留下空远梵音:“公主好好养伤,燕绥过几日再来看你。”

    晨光易逝,日影渐浓,菩萨的光环消失在水松堂外的花径上,只留肉骨凡胎的元晚河捶着被子长啸:“不容易啊,不容易啊!”

    好吧,这场战斗,她果然没有什么胜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