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6章 情敌燕绥
    白潞安对女人的口味原来是这样的。

    年轻——二八年华,烂若春花。漂亮——小嘴大眼,**童颜。优雅——坐不分膝,站不放屁。温柔——喜不忘形,怒不撕逼。矜持——谈情懵懂,说爱脸红。

    当然,还要有才华,比如绣香囊、弹柳琴之类的。

    总之眼前这位,分分钟让你感受到女人和女人的差别怎么这么大。

    燕绥郡主坐在元晚河床前,端庄美丽得像个仙子。她那样善良,元晚河养伤期间,白潞安一次没来过,她却来了,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带着善意的笑容和自己亲手熬的补汤。

    弥药在中原人眼里算是蛮人,可这郡主通身都是一派中原大家闺秀的范儿。连她的名字,燕绥,都带着书卷雅味儿。她说她的名字取自于诗三百——南有樛木,甘瓠累之,君子有酒,嘉宾式燕绥之。

    连“绥”字都不大认得的元晚河自然是听不懂的。

    她只想到那日在龙华寺从白潞安怀里掉出的精致香囊,果然只有这样的女子才配把名字贴在他的胸口,才配弹着柳琴伴他舞剑,才配让他用那样哀伤的口吻,说起他们的有缘无分。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这个燕委不是抛下白潞安,跟了别的男人么?

    燕绥郡主很有耐心地解释道,她与潞安表哥青霉竹麻两小无拆,是天造的比翼鸟、地设的连理枝,白潞安的母亲去世第二年两人订了娃娃亲,约定在燕绥年满十六、白潞安年满二十那年成亲。

    可是白潞安的兄长,大陈正觉帝白潞南是个混蛋,觊觎燕绥郡主的美貌,又想借和亲拉拢弥药国,要将她强纳为妃。弥药国不想因为这事惹来战火,大可敦就忍痛把侄孙女送去了文昌陈宫。

    这下白潞安不乐意了,从自己的封地尚邑跑到陈都文昌求哥哥还他媳妇。

    结果可想而知,媳妇是要不回来的,白潞南对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最后的耐心也耗尽了。但白潞南素来标榜仁义孝悌,内心里想把弟弟搞死,表面上却把弟弟心疼死,不但没怪罪他擅离封地,还很遗憾愧疚地告诉他和亲圣旨已下,若再收回有损皇威,然后送了弟弟两车黄金和十个美女,就这么把他打发了。

    白潞安无可奈何,毕竟皇命难违,况且这些年他韬光隐晦,在封地惨淡经营,只待合适时机东山再起,若在此时把正觉帝得罪到底,后果绝不只是功亏一篑那么简单。

    他只好装作心满意足的样子领受了皇兄的赏赐,静悄悄离开文昌回尚邑了,却在回去的路上遭遇劫匪,那帮人抢了所有财物不说,还执着地要取白潞安性命。

    白潞安和他的近卫也不是吃素的,可这些劫匪异常凶悍,不但人数众多,还个个都是高手中的高手。经过一整晚的惨烈打斗,白潞安的近卫死伤大半,他自己也受了伤,杀出一条血路向西逃奔,路上竟还遇到数次堵截,官府却不闻不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