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2章 神秘的男人
    她拢了拢袖子,散漫笑道:“你的编得不错,跟真的似的。付氏?符氏才对吧?符灵扬?”

    灵扬淡然道:“我不姓符,虽然有一半的弥药血统,但我不是弥药人。我也不叫灵扬。”

    元晚河静静等待他的下文,她实在想不出他还能有什么身份,实在太神秘了。

    他却默然不语了。

    这时,只听粟北在一旁道:“我家公子乃大陈定王。”

    元晚河愣了一下,转头问粟北:“定王?谁啊?”

    “公主记性不怎么样呢。”灵扬放下茶杯,散淡笑道:“小王白潞安,不知公主可有印象?”

    定王……白潞安……

    “噗通”一声,元晚河像遭到晴空霹雳一样,身子猝然一歪,从石凳上跌进了花丛里。

    灵扬伸手慢了些,没拉住她。粟北赶紧上前把她捞起来,扶她重新坐好。灵扬见她脸色发白、手捂着胃部,沉声问:“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元晚河摆摆手,定定盯着他,“我现在坐稳了,你再说一遍,你是谁?”

    灵扬勾了勾唇角,一字一句道:“陈国永华帝白赟的第三子,是五年以前在箬水江畔被你追得狼狈不堪,父亲被你用计杀死,之后被陈国皇族排斥、被亲兄暗杀,忍辱负重以图东山再起的定王,白潞安。”

    他话音刚落,元晚河又虚弱地歪了一下,幸好有粟北拉着她,她才没再跌进花丛吃毒花粉去。

    “白……白潞安啊?”元晚河发髻松散,神情萎靡,手肘撑着石桌案,愁苦地喃喃:“你,你怎么会是白潞安呢?你不是白潞安的朋友吗?”

    五年多以前两国兵马在箬北交战,元晚河虽与白潞安对阵,但两军相距百丈,白潞安又带着金光闪闪的头盔,根本看不清他长什么样。之后陈军大败,元晚河带人追击,白潞安一直被亲卫簇拥着,她也没机会和他打照面。

    即便是看了对方的脸,时隔这么多年,也不可能记清了,何况她从没把那个手下败将放在眼里。

    当年的少年不知天高地厚,当年的少女意气风发,本是天生的仇敌,在两军阵前又结下刻骨仇怨,本以为这辈子不会再见面,见面也是你死我活,却怎么也想不到,兜兜转转地,竟走了这样一条吊诡的路。

    “怪不得,怪不得……”她叹息着。

    “怪不得什么?”

    “怪不得你死也不肯做我的面首,谁愿意成天对着自己的杀父仇人强颜欢笑啊!”

    ……她抓的重点总是很奇怪。

    灵扬,哦不,白潞安恨铁不成钢地瞪她一眼,“虽然不愿做你的面首,但得知你就是元晚河之后,我不禁对你十分有兴趣。从地宫出来后我的属下便来接应,离开得很顺利,本来想把你一起带走,但考虑到你伤得严重,长途颠簸容易死掉,死了就不好玩了,我便忍痛先放你一马。”

    元晚河咬了咬唇,问道:“我想知道的是,燕关军机图你是无意间在地宫主墓室的青铜鼎里发现的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