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0章 我已经把你休了
    男子喝过茶擦过汗,对弹琴的女子道:“午后热得很,郡主先回去休息,我与那燕国俘虏有些事要说,晚些时候再去找你。”

    那被称作“郡主”的女子回头望了一眼元晚河,遂道:“好,我在大可敦那里等你,晚上咱们一起吃饭。”

    男子微微一笑,温柔颔首:“好。”

    女子抱着琴走了,男子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花影间,便收了笑容,墨玉般的眸子终于朝元晚河这边看过来,一边吩咐那灰衣男子:“粟北,谁允许她坐下的?把她带过来。”

    粟北应了一声,抓着元晚河的胳膊把她拎过来。

    元晚河此时胃疼得浑身是汗,仍很用力地挤出一个微笑:“夫君……”

    灵扬的目光在她被打伤的右颊停留了片刻,又落在她被撕破的衣襟上,嘴角扯起一个冷淡的弧度:“夫君?谁是你夫君?”

    元晚河笑道:“虽然没来得及洞房,但聘礼也送了,亲也接了,合卺酒也喝了,你可不能赖账哦,赖账遭雷劈哦。”

    灵扬也笑:“我没赖账,但我已经把你休了。休书我懒得写,你自己写吧,拿来给我签个字就行。”

    元晚河眨眨眼,无奈道:“好吧,你够任性!不过总得告诉我为什么吧,就因为我没告诉你母图的下落?拜托!小白莲,不要那么小心眼好不好?何况嘞,我有说我知道母图的下落吗?”

    灵扬眉梢微挑,好笑道:“我有说我是为了母图吗?”

    元晚河道:“那会儿我虽然神志不清,但你问了我什么,我还是记得的。”

    灵扬静静瞧了她片刻,幽然道:“好,这么跟你说吧,从江口城外开始接近你,我的确是为了打探燕关军机图的解密方法,后来却渐渐不是了。”

    元晚河欣喜道:“后来被我的人格魅力征服了是不是?”

    “后来我发现,有眼线一直在跟踪你。”灵扬不紧不慢道:“我本来以为他们是萧灵的人,使了些手段,才发现他们竟然是成思帝的暗线。看来成思帝对你的动向了如指掌,你从萧灵手中逃出来,成思帝没有明着接应你,却暗中派人跟踪你,大概是对你起了疑心,想看你究竟想干些什么吧。”

    元晚河也不惊讶,淡淡道:“萧灵把五千燕军俘虏放回燕国,却没提任何条件,足以让元尧怀疑我了。”

    灵扬笑着摇头:“光怀疑可不够,他还没有彻底对你失望呢。”

    元晚河看了他一眼。

    “你与成思帝的关系,并非止于君臣、兄妹,至少在他心里,你始终是他的女人。”他的笑容优雅而冷淡,“对于一个帝王来说,自己的女人从敌营逃出来以后不回去找他,却跟着别的男人跑了,花前月下谈情说爱,还大张旗鼓办了婚礼,他会怎么想呢?”

    元晚河没有接话。她倒是想起来了,每一次两人卿卿我我、亲吻拥抱都是在野外,从没有一次在屋里。她本来还觉得这小白莲挺有情调,现在才晓得他是做给那些暗线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