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9章 王族行宫
    此廊完全由琉璃砌成,廊壁由大块彩色琉璃拼接而成,廊顶布满碎琉璃镶嵌而成的花鸟宝兽图案,阳光穿透晶体照进廊中,被渲染成茶晶的温和色泽,涣然光影给人安宁温馨的错觉。

    元晚河身体不舒服,走得慢,一边打量一边啧啧赞叹:“这么一条亮晶晶的走廊很贵的吧?我家最好的一条走廊也就是汉白玉的,那汉白玉还是我娘趁着宫里翻修旧殿,从工曹的库房里顺出来的。你们公子有钱就是任性哦。”

    灰衣男子面无表情回答道:“这里是弥药王族的行宫。”

    元晚河摇头道:“这可不好,一家子为了自己的奢侈享受而浪费纳税人的钱,早晚会被历史的车轮无情碾过。你看我,每年我名下封邑那么多进账,我都没好意思自己花,都拿去养我那群出身贫苦、命若浮萍的可怜面首了,也算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了。”

    灰衣男子看了她一眼,居然很耐心地纠正她:“如果你不养面首,把这些钱省下来赈济贫民,才算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那可不行。”元晚河立即说道:“我平时省吃俭用已经够辛苦了,再不养几个面首犒劳一下自己,我会把自己同情死的。”

    废话间两人已出了琉璃廊,扑面一阵清冽花香,面前是一个大园子,满园的玉英摇曳,竟是一片锦绣花海。

    夏末时节,天气转凉,万物生灵都该显出衰落的光景了,可这满院园子喇叭状的白花儿却忘记了时间似的,欣欣向荣地生发,如日中天地怒放,一丛丛一簇簇白得那样干净纯粹,像仙娥自九天而落的一匹素锦,又像始终皎洁在天边的云团。

    竟还有袅绕的乐声自那朦胧花影间溢出来。

    元晚河跟着灰衣男子,顺着乱花掩映的青石道往前走,绕过几丛矮树,看到在那缭乱的花影间,一个青衣男子正和着乐声舞剑。

    锦髾轻飏,剑影飞闪,一招一式都漂亮得无可挑剔,云过天青色的衣袂随风扬起,伴着落花飘舞,尽是潇洒豪逸。

    花丛旁坐着个年轻女子,身穿绯色窄袖的弥药衣衫,抱着一把柳琴嘈嘈切切地弹。

    笑靥如花,眸光似水,不必形容这女子有多美,她与他组成的画面,足以夺尽身畔花海的一切光彩。

    琴声流畅,两人似乎都未注意到灰衣男子和元晚河的到来,男子舞得专注,温柔目光时不时与女子盈着春水的眸子相接。

    似乎不久之前,这样的温柔目光还只属于元晚河。

    元晚河没打断这二人,好脾气地看着他们奏乐舞剑、眉目传情,还时不时回头跟灰衣男子点评两句。

    “唉,这个动作没跟上拍子。”

    “哦哟,那个招式不错啊,谁教的?”

    站了一会儿她觉得很不舒服,胃疼得厉害,见树旁有个小石墩,就不客气地坐下了。灰衣男子看了她一眼,也没多管。

    一曲终了,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侍女上前接过青衣男子的剑,又递上茶盏和汗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