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8章 受辱
    “公主不用客气。”符沙冷笑,“等他们伺候完公主,公主大概就能想起小受图……呸!母图的下落了,对不对?”

    元晚河连忙道:“王爷,算了吧,我真的不用他们伺候……我夫君,我夫君不让我被别的男人伺候!”

    “一口一个你夫君、你夫君……”符沙语带嘲讽,“人家是大可敦的亲外甥,郡主的未婚夫,怎么会成你的夫君?”

    他朝外走去,丢下一句话:“你们几个,好好伺候一下百乐公主!”

    几个男人淫笑着,朝元晚河靠近过来。

    她咽了口唾沫,干笑道:“几位小哥,来,坐下谈谈心吧……”

    其中一个男人说了句什么,弥药话,元晚河听不懂,其他三人听了他的话都笑了,看向元晚河的眼神毫不掩饰赤果果的**。

    元晚河腹背都在疼,尤其胃部疼得厉害,强撑着想站起来,几个男人却不给她机会,立即上前将她扑倒,一人将她双手扣在头顶,另一人按住她的双脚,还有一人抓住她的衣襟,“刺啦”一声扯开……

    元晚河忽然间无法呼吸,受伤的胃部阵阵抽搐,腥甜的液体直往上涌,眼前一阵发黑。

    仿佛又回到多年前军营里那个寒冷的夜晚,回到显州郊野那个湿泞的早晨,回到闵国世子宫那个惊悚的新婚之夜……

    为什么总是遇到这样的事?她这人的命运真的会越来越糟糕么?

    忽听一声怒喝:“你们干什么呢!”

    束缚她的力道忽然松懈下来,她终于得以蜷了身子,用膝盖抵住胃部剧烈的疼痛,身子伏在冰冷的地面,忍不住颤抖着。

    来者是个身穿灰衣的男子,面容冷硬地叱喝道:“滚!”

    几个弥药男人便一声不响地退出去了。

    元晚河伏在地上缓了许久,待胃部的疼痛稍稍缓解了些,才吃力地撑起身子,抖着手将衣襟掩住。男子冷眼瞧着她,冷冰冰地说道:“元晚河,我家公子要见你。”

    “是小白莲么?我也正好想见他呢。”元晚河嘴角一欠,懒懒笑着,艰难站起身,掸了掸衣摆上的土,心情很好地说:“走吧!”

    出了地牢,几个弥药侍卫将她押上一辆马车,马车空间逼仄,四面无窗,元晚河看不到外面,只感觉车子穿过了喧闹的集市,然后渐驶入安静。四周空旷起来,只听到马蹄在青石板路上踏出的规律节奏。

    又走了很远的路,元晚河恹恹靠在车厢里,乱魂散的药力还没完全过去,又经历了方才那一顿的惊吓,她只感到累极,又想睡了。

    半梦半醒间,有人把她扯出车外。她迷糊着眼打量四周,感觉这里像是一个富贵人家的别院,建筑是弥药人的风格,雕刻着异域图案的门亭楼阁错落有致地排布静立在芳树之间,偶尔可见穿着弥药衣衫的小侍女端着盥具穿梭在回廊里。

    灰衣男子领着元晚河绕过几栋楼阁,进入一道长长的彩漆琉璃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