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4章 爱妻,同夫君喝了这合卺酒罢
    祭司在神龛上烧起一笼香,口中念着悠扬的说情歌调,把手中的清酒洒在新郎新娘的头顶、额头、鼻尖、双肩和掌心,然后说起祝福的话语。

    之后喜婆从神龛里拿出红、白、绿三色方巾,攥在一起系在一根长一尺多的细木棍上,顶端饰以银色的小珠子。整件器物,洛须人称之为“苏香”,意思是“千年契约”,乃婚姻之凭据,接过它,便是立下了誓言——一辈子相爱相守,不离不弃。

    武卡和兰桑同时抬起双手,一起接过了喜婆递过来的苏香。

    苏香递到另一对新人面前时,他们却没有立刻接,而是默默对视了一眼。

    千年契约太久,星霜轮换尚且一瞬,何况是人心。

    最终是灵扬先抬手,接过了苏香,却被元晚河一把抢过来,一边往怀里掖,一边振振有词:“这千年契约还是交给我来保管吧,怕你弄丢。”

    灵扬目光炯炯望着她,“若丢了,我便再娶你一次,非把这千年的契约续上不可。”

    祭司祝福过后,新浪新娘端起酒杯,祭司和众人向新人撒糌粑,齐声喊着“吼漾归——”

    在一浪高过一浪的祝福声中,新人喝下酒,便算成了礼。

    仪式结束后,新娘被送入新房。主人家开始杀猪杀羊,架火烤肉。肉烤好便打开坛坛酒,男女双方的家人及客人依长幼顺序喝过酒后,便开始对歌欢庆,直闹到傍晚。

    新房里准备了丰盛食物,以便饿了几天的新娘填饱肚子。元晚河再也忍不住,扯掉身上的各种累赘,坐在地上大快朵颐起来。又嫌不尽兴,叫伴娘帮忙偷来坛坛酒,一顿狂饮。

    虽是独饮,却是她这些年喝得最快活的一顿酒了。

    原来喜欢一个人,还能被他喜欢,又能嫁给他,是这么快乐的一件事。

    你喜欢他什么呢?不知道,说不清。

    他喜欢你什么呢?应该是喜欢你脸皮厚,或者不要脸吧。

    她举起酒碗对着高烧的红烛,喃喃自语:“元晚河,既然他选了你,你也选了他,这辈子你就只能花痴他一个了,以后不许三心二意,不许调戏别的美男,不许跟别的美男厚脸皮。要对他好,爱他、顺着他、照顾他、保护他,无论贫穷富有、疾病健康,都要不离不弃。”

    她一口喝光碗里的酒,朗声道:“我的目标是:出门让夫君有面子,上床让夫君有乐子!”

    身后有个声音回答道:“看来我是这世上最幸福的男人了。”

    元晚河回过头,见灵扬站在门口,嘴角噙着一缕笑意,柔情脉脉望着她。她有点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你,你怎么突然来了?也不打声招呼……”

    “新郎进自个儿新娘的洞房,还要打招呼?”灵扬手里提着一壶酒走过来,在元晚河身边的毡垫上坐下,摆开两个青玉色的酒杯,缓缓将酒斟满。

    “洛须人的婚礼热闹是热闹,到底跟中原的习俗太不一样,没有拜天地也没有接盖头,最后这合卺酒可不能再缺了。”他端起酒,将其中一杯递给她,温柔道:“爱妻,同夫君喝了这合卺酒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