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3章 婚礼
    按照洛须人的习俗,结婚前两天新娘就要停止进食,这是为了迎亲路上不上茅房、不打屁,否则会被认为不吉利,新娘不干净。

    据兰桑娘的八卦,以前有个新娘捱不住饿,出嫁前偷吃了一个萝卜,结果一路上屁屁生风,刚到夫家就被遣返了。

    元晚河本来对这种欺负女性的破烂习俗是不屑一顾的,但想到灵扬那家伙直男癌、讲究多,为了给他留个新婚好印象,也为了显示她元晚河对二人婚事的重视,她决定牺牲一把,别人饿两天,她饿三天,不信感动不了她那个傲娇又霸道的夫婿!

    饿了三天的结果就是,她睁眼闭眼都是各种美食的幻影,眼里心里再没有她那夫婿的位置了……

    甚至期待已久的洞房花烛夜对她也没有吸引力了,她私心想着只要能在今晚美美吃一顿就是极好的。

    所谓“温饱思**”,现在想来才觉得精辟至极。饶是她元晚河天生花痴,此刻如果鹿城郡主元芑拿一只烤猪头来跟她换小白莲,她一定会快速三思然后爽快答应。

    不知不觉,迎亲的人背着两个新娘已到了武卡家住的寨子外。伴娘迎上来搀过新娘,领着新娘往寨子里走去。

    寨子里看热闹的人夹道欢迎,高声呼喊着“哦吼吼,噢吼吼!”又有人用八果树的树枝编成一个圈,上面挂着红、白、绿三色布包,把树枝圈圈从新娘和伴娘两人之间的缝隙甩过去,以示吉利。

    新娘进寨子时要低着头,直到快到新郎家门口时,伴娘才提醒道:“新娘子,抬头看看你的新郎官!”

    元晚河抬起头,见那爬满了藤萝的木篱笆门前,站着两个身穿黑色右衽袍子的男子。左边那人小麦色的肌肤,身材魁梧健硕,极标致的洛须汉子;右边那人却是白皙如雪的俊秀面庞,清逸儒雅的风姿,只静静往那儿一站,他和他周围的风景便成了一幅画。

    兰桑走在元晚河前头,性急的武卡当先小跑着迎上去,将兰桑打横抱起,大笑着进了门。

    元晚河却立住脚步,安静望着不远处的男子。他也望着她,清浅如水的眸子里没有太多情绪,看不出烦恼或是欢喜。

    伴娘笑着提醒道:“新郎官,你再不来接你的新娘子,便叫武卡来接她吧!”

    旁人大笑起来,谁都知道武卡做梦都想把两个小娇娘一起娶了。

    灵扬这才理了理衣袍下摆,郑重走来,一步一步走得极慢。

    走到近前,他从伴娘手里接过她的手。

    他指尖微凉,掌心却是温暖,温柔将她执紧。她仰起脸,隔着珠络望向他,只见他明澈的眼底倏然绽放出光泽,笑容如琼花在唇边极绚烂地盛开。

    元晚河此刻私心想着,就算元芑拿十只猪头来换小白莲,她也决计不肯了。

    他牵着她进了门。堂屋里已设好神龛,神龛上挂着神像。火塘前方摆着一个长形木台子,名叫“拉朵”,拉朵上摆着一尊香笼,旁边放着一个木碗,里面盛满糌粑,糌粑中间插有一片巴掌厚的猪油。

    新郎和新娘跪在拉朵前方铺着毡子的地面上,旁边有两人吹响海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