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2章 这是我最后一次喜欢一个人了
    她没有立即回答,盯了他半晌,才缓缓道:“这是我最后一次喜欢一个人了,你不要辜负。”

    他怔了怔,眼睛看向别处,低声问:“如果我辜负了你,你会怎样?”

    “辜负我?”她目光一凛,“那我就把你抓回朔都继续当面首!”

    他愕然,随即哭笑不得地走了。

    望着他渐渐消融在夜色中的背影,她自言自语:“你骗我、辜负我,我还是喜欢你,喜欢你一辈子……小白莲,你赚到了。”

    往屋里走着,她捧着自己的脸,万分怜惜地感慨:“啊,元晚河,你被自己感动到了……”

    七月二十,据日瓦用佐拉图打卦的结果,是个干啥都好的好日子。

    这天浅花村有两桩喜事,村民们早早集聚到日瓦家,等着看新郎官来接亲。在青冈树叶子上的露珠痕迹消失在明媚和暖的晨光下时,代表新郎官的接亲队伍吹着羌笛、抬着接亲礼,出现在东边的羊肠小道上。

    来接亲的人生辰八字都必须与新人相合。一个新娘至少要八人接,两个新娘就是十六人。十六人组成的接亲队伍浩浩荡荡来到日瓦家门口,日瓦的儿子们站在门外,把晚河里打来的清水泼到接亲人的身上,直到他们都进了屋门。

    院子里已摆好酒桌,女眷们把坛坛酒倒进一排碗里,把捏成各种形状的荞面埋进米饭里,开始给宾客灌酒灌饭——首先给宾客倒小碗酒、盛小碗米饭;喝完吃完一碗以后换中碗酒、中碗饭;喝完吃完两碗以后换大碗酒、大碗饭,边吃边添,不容拒绝。若谁吃不下去了,娘家人就会把辣椒撒进火笼里,让那人把脸凑过去“吃烟”,或者把锅底灰就着米汤搓成丸子,让那人吞下去。

    元晚河九岁随父母来浅花村小住时,围观过一个婚礼,当时给接亲宾客灌酒灌饭这个环节给她幼小的心灵造成了难以磨灭的阴影,她为此兴奋不已,带着灵感回到朔都以后就发明了一种名叫“吃不了兜着走”的酷刑,专门用于恐吓身边不听话的美丽男仆。

    直到灌到午时,接亲的人呛辣烟的呛辣烟,吞锅灰的吞锅灰,娘家人才算罢休,可以把新娘子送出来了。

    新娘子装扮隆重,身上挂满银饰,长发扎成大辫子盘在头上,再缠二丈长的白头帕,头帕上嵌着八颗带钮孔的银泡,缀着长及胸前的珠络,妆容精致的脸在珠络之后若隐若现。身穿黄、白、红三色相间的丝绸短领长上衣,右衽、长袖,袖口镶着宽两寸的黑布边。上衣外套一件红色坎肩无袖长领上缀着两对精致的银质绊扣,右开襟的绊扣上缀着带银扣的玛瑙扣子。坎肩衣襟边镶着祥云刺金花边,腰上拴刺绣合欢布腰带。下身是一条质地轻薄的繁花似锦百褶裙,风吹过时裙摆轻漾,荡起一片锦绣波澜。

    这样隆重的行头元晚河不是很适应,她身上所有能穿孔、能挂物的地方都被各种沉甸甸的银饰霸占了,稍微一动就嘀里嘟噜,吵得她头疼。不过她已经没有力气抱怨了,乖乖任别人摆布,因为她已经活活饿了三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