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9章 对你,我不放心
    “只要是你这张皮厚的脸,我便是盯着看一辈子,都看不腻。”他语带笑意,几步上前拂开她的袖子,幽暗灼人的目光落在她脸上,一霎也不霎的专注。

    “噢,原来你是喜欢我皮厚?”元晚河翻个白眼,将他推开些许。她手中不知捏着什么,碰到了他腰间的剑柄,脆响泠然,在万籁俱寂的夜色中有些突兀。

    他捉住她的手,见那纤指之间绕着一条莹白手串,月光浸染之下,那手串更显盈润光泽,还透着隐隐虹彩,与女子莹白如玉的柔荑相映生辉。

    “喜欢么?”他柔声问。

    元晚河把手串捏在手里揉了揉,“挺值钱的吧?”

    “还行,普通人家是用不起的。”

    “值钱我就喜欢。”她套上手串,伸过腕来给他看,“好不好看?”

    元晚河的皮肤偏白,手腕处的皮肤细嫩,更显白皙腻润;只是不像……不像燕绥的手腕那样细瘦得不堪轻折,而是有点儿肉肉的,活似一节玲珑玉藕,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

    灵扬扶腮品评:“嗯……腕子再细点儿就更好看了。”

    “再细点儿?”元晚河郁闷地握了握自己的手腕,“再细的话,你遇到危险我还拿得动刀么?洞房花烛夜还有劲儿把你推倒么?”

    灵扬眸中漾着清亮的光泽,“该是我保护你才对,我推倒你才对……你呀,总忘了自己是个女人。”

    “男人女人有很大分别么?”元晚河满脸鄙夷,“女人就一定要又瘦又小,弱不禁风,手无缚鸡之力,等待男人的保护,承受男人的占有?”

    “嗯,在我的观念中,应当是这样的。”说到此处,灵扬的目光闪烁了一下,脑中浮现出符燕绥的模样——总是那般楚楚可怜、小鸟依人,让人忍不住想要拼全力保护。这样的女子,才该是他喜欢的类型。

    元晚河没注意到他的恍惚,兀自说道:“若我做了皇帝,一定要求我治下的臣民,无论男女都要把身体锻练得壮壮实实,进可御敌,退可自保。这样我的国家才会强大。”

    “若你做了皇帝……”灵扬笑意淡了些,目光渐渐深邃,挑起她肩头的一缕发丝把玩着,随口问道:“若你得了那燕关军机图,是不是就能做皇帝了?”

    元晚河略微诧异地望了他一眼,答道:“我想要燕关军机图,不是为了做什么皇帝。那是我父亲留下的东西,我必须拿回它。”

    灵扬笑了笑:“我马上就是崇延将军的女婿了,你也不信我?”

    元晚河垂眸,覆下的浓睫掩住了眼中情绪,“这燕关军机图……关乎大燕国本,太重要了,它在任何人手中我都不放心,即便对你,我也不放心。”

    “你这话我听着心痛,却也十分理解。”灵扬看着她,“凤观帝把图藏在陵墓里,你打算藏哪儿呢?”

    “藏哪儿都不保险,藏坟墓里不也被某些人顺手牵羊了么……”元晚河苦恼地挠挠头,沉吟片刻,终于下定决心:“干脆烧了吧!”

    “烧了?”灵扬讶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