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8章 金丝砗磲
    日瓦没有立即接过,眯着眼打量了灵扬好一会儿,才把匣子拿过来,轻轻打开。

    墨玉色的绸缎底子,衬出了一条莹润腻白的手串,由数颗浑圆的珠子串成,珠子的材质乍看像是脂色极好的玉,但仔细瞧去,会发现珠腹间飘着一条淡淡的金色丝光。

    见多识广的日瓦认出,这是金丝砗磲。

    砗磲乃是一种深海贝壳,色泽白皙,质地细腻。因极难取得,故而异常珍贵,尤其在这远离大海的内土,能够拥有砗磲,尤其是金丝砗磲之人,不是官居高位,便是密教高僧,民间极少看得到。

    日瓦的祖师爷是弥药国师的徒弟,出师前国师送给他一串金丝砗磲的佛珠,祖师爷回家后将这个佛珠熏香净化,供奉于佛龛前,以其天然纯净之质吸收神佛之灵气,以求驱煞除秽、兴家镇宅。

    这样的宝贝,人家都是当神物供起来,眼前这小子却当聘礼送给女人……也算是极有诚心了罢。

    日瓦神色不动,将匣子置于案上,吩咐大儿子:“森图,给你未来的妹夫倒酒。”

    旁人争相挤过来一睹这贵重至极的聘礼,不禁赞叹连连。武卡这才明白,那日在茶树林里,那陌生男子交给灵扬的,就是这砗磲手串。那男子大概是灵扬家里的下人,受命送来聘礼,而能以砗磲为聘,家底定然不薄,非富即贵。

    武卡便有些赧然,他居然胡乱怀疑灵扬,还说给兰桑,不知兰桑有没有告诉晚晚,若再传到灵扬耳中,倒显得他武卡不够磊落了。

    灵扬接过森图倒的酒,朝众人示了意,仰头一饮而尽,极为潇洒爽落,却偏偏是霜雪一般清雅冷傲的风姿,那眸底萦着的,仿佛是满室烟火熏香也渗不透的清冷。

    众人将灵扬迎到酒席边坐下,喝酒吃肉闹腾起来,一时热闹喧天。日瓦一碗接一碗喝着晚辈敬过来的酒,打心眼里高兴,只是席间偶尔扫一眼那晚晚的未婚夫,心中总有些隐隐的不安。

    ……

    末夏的夜风清凉如水,一波一波漾走白日的燥热。秋蝉唧唧,深碧的穹顶之上点缀着大片大片的星簇,星辉如瀑,勾勒出竹楼瓦房的幽影。

    夜幕下的浅花村安宁祥和,白日劳作的人已入梦乡,无所事事的人倚在日瓦家后院的藤萝架下,看星星,赏月亮,思考人生哲学,吟诵诗词歌赋。

    “采菊东篱下,莫道不消魂……”

    元晚河披了一件月牙白的麻质薄衫,长发未绾,如墨云倾泻,披散委地。她斜斜靠着藤萝架,手中把玩着一串物事。

    “你倒颇有兴致……”丝蔓微动,黑暗中显出一个轻薄如烟的幽影,隔着稀疏的叶帘看不真切。

    元晚河支起身,“你还没走啊?酒席不是早都结束了么?”

    “走到中途又折返回来了,想看看你。”

    元晚河揽袖挡住侧脸,“你别看我,看多了就没新鲜感了,洞房花烛夜的时候我还怎么勾引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