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7章 送聘礼
    元晚河盯了兰桑片刻,讷讷道:“我没听懂。难道这几天武卡不知道灵扬住在他家的么?”

    “不不,是这样的。”兰桑耐着性子慢慢道来。

    原来清晨武卡上山打猎,在一个山梁子上休息时碰巧看见灵扬出现在山下的茶树林,后头鬼鬼祟祟地跟着一个陌生男人。武卡以为这比女人还好看几分的美男子是被变态盯上了,正想冲下山去救他,却见那陌生男人恭恭敬敬地向他行礼,然后递给他一个神秘小匣子。两人又说了好一会儿的话,那陌生男人临走时灵扬给了他一封信。

    “晚晚啊,你那未婚夫婿背着你偷人,你可得小心提防着啊!”兰桑语重心长。

    元晚河打个哈欠:“兰桑姑娘,你这‘偷人’用得真好。”

    兰桑瞪着眼睛道:“总之他有问题!你得好好盘问一下他!现在就去!如果发现他有别的心思,你就强行把他提前洞房了,臭男人就是不能对他客气!”

    兰桑说得起劲,元晚河却有些懒懒的。她趴在竹楼的小轩边,望着青琐间透入的浅淡光线,眉宇轻微蹙着,迷离的眼眸仿佛笼了一团云烟。

    兰桑便不说话了。这样的晚晚令她感到疏远,她不知道晚晚在想什么,但她知道晚晚想的东西她一定不懂。

    “洞房的时候,本公主该穿哪件肚兜会比较有情调呢……”元晚河在想。

    送聘的那天早晨,兰桑的父亲在家里给祖先神位上了三柱柏香,供了三盏油茶。香刚烧完,送聘礼的人就到了。

    按照习俗,应当由男方家里八个亲戚陪着准新郎来送聘,但武卡是孤儿,就叫了几个结拜兄弟一起来。一群人扛了二十斤坛坛酒,十斤猪膘肉,十斤黄牛肉,两条公獐子,还有一条油光水滑的野狐,浩浩荡荡进了女方家的门。

    此时准新娘回避,由兰桑的父亲和兄弟站在堂屋门前接礼。武卡将坛坛酒打开,倒出一碗来敬了兰桑的父亲日瓦,又依次敬了她的几个兄弟,父兄喝过酒,就算同意了自家女子与这男子的婚事。之后父兄将武卡等人迎入堂屋,烧香敬神,摆酒设宴,热热闹闹吃起定亲饭。

    酒过三巡,另一位准新郎——灵扬姗姗来迟。比起武卡准备的丰厚聘礼,他却是两袖清风。日瓦见了便有些不高兴,他和崇延光自幼一起长大,亲如兄弟,晚晚就像他的亲女儿一样。而这小子来娶自己的女儿,却连聘礼都不带,难道晚晚在这小子眼里就这么不值钱?

    在场的其他人也觉得不可理喻,武卡端着酒碗粗声道:“小兄弟,前几天我见你一直闲着,以为你已经准备好了,可今天怎么空手就来了?这可不行啊!日瓦阿爹,要不你把晚晚一起嫁给我武卡吧,我再送上十斤山羊肉!”

    日瓦摸着山羊胡,默不作声。

    “在下的未婚妻难道只值十斤山羊肉?”灵扬恬淡说着,从怀中取出一个巴掌大小的檀木罗钿匣子,双手呈给日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