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6章 密会
    灵扬冷淡道:“我有何计划,与他何干?”

    “他说大可敦在素瓜城行宫等您多日了,而您在此拖宕不前,大可敦她老人家很着急。”

    “是大可敦着急,还是他左廷王着急?”灵扬语带嘲讽,“他急着想要燕关军机图的解密方法,何必拿大可敦作借口?”

    粟北小心问道:“那么……若左廷王或大可敦再问起,属下该如何回答?”

    “就说等我拿到燕关军机图的解密方法,会立即回素瓜城拜见大可敦。教他们不要催,此事急不得。”灵扬负手望着如黛远山,声音清冷,“元晚河很聪明,稍有不慎就会引起她的怀疑,我只能先慢慢取得她的信任。”

    粟北笑道:“凭公子的魅力,不怕那淫荡公主不动心吧?”

    灵扬淡漠的眼中闪过一丝不悦,粟北立即察觉,低着头惶恐道:“属下失言,望公子恕罪!”

    “那丫头,确实对我动心了……”灵扬的嘴角牵起一丝不以为意的懒笑,眼底却闪过淡淡柔光,“说她聪明吧,却也傻得很,几句甜言蜜语便给哄住了,连我的身份都没搞清楚,就答应嫁给我。”

    “什……什么?”粟北大吃一惊,“您要娶她?”

    灵扬扫他一眼,“自然是权宜之计,你以为我真会娶那种女人?”

    “原来是这样……”粟北了然,“不过那么看来,她对您应该是真心的。”

    “真心么……”灵扬垂眸,浓睫弧度柔软,衬得那面庞愈发温润如玉。

    须臾,他抬起头,云淡风轻地说:“她答应与我成亲,不知几分是真心,几分也是为了那军机图,总之真真假假,我也很难把她看透。”

    粟北有些迷惑了,他家公子一会儿说那公主很聪明,一会儿说她傻得很,一会儿又说看不透她,真不知道那位公主到底是个怎样的人物。

    他又想起什么:“对了,公子,月眉宫那边捎来了口信,说很担心您。”

    灵扬眸光微动,清寂的眼底糅进了一缕柔软,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伤感。他从袖中取出一封信交给粟北,吩咐道:“派人把这封信交给她。其实她不必担忧的,我们很快就能见面了。”

    “是。”粟北接过信,见那带着蘅芜香气的黄栌色信封上,端端正正写着“燕绥亲启”四个楷字。

    临走时,灵扬又叫住粟北:“我在这边的事,你暂时不要跟任何人提起,尤其不能教左廷王知道。”

    “属下明白。”

    兰桑吃过午饭便出门去了,下午回来时满脸阴云,神秘兮兮地把元晚河拉到院子后的葡萄架下,对她说:“告诉你一件事,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

    元晚河正在犯困,没精打采地嘟囔:“说罢说罢,我时刻准备着。”

    “刚才我悄悄去见武卡了,你猜怎么着?”兰桑压低声音。

    元晚河淫笑两声:“你们提前洞房了?”

    “哎呀不是!”兰桑急得跳蹦子,“他今天早上在茶树林看见你那个俊俏阿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