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5章 娶我送多少聘礼?
    这小白莲看起来文文弱弱的清雅模样,在男女情爱上却是个霸道至极的大男子。她在快意之余又想了一下。

    灵扬:“不许分神!”

    这次亲热可算是两人恋情的一次里程碑,终于从亲亲嘴摸摸手发展为乱亲乱摸。

    只是终究没能进行到底,因为元晚河突然问了个扫兴的问题。

    “灵扬,你既然娶我,打算送多少聘礼?”

    想象一下一对小情侣正卿卿我我欲火焚身时,女方突然问男方:“你有房没,有车没,父母双亡没?”男方听到这样的问题,不软也虚了。

    “嗯……你想要多少?我现在身上没多少钱,如果你要得多,我得回家取。”

    “哎,我这人淡泊名利,谈钱多伤风雅!”元晚河咂咂嘴,轻描淡写地说:“要不然,你把那燕关军机图作为聘礼吧。”

    灵扬嘴角的笑意僵了一下,很快恢复正常,温和答道:“好。反正你说过,我留着它也没什么用。”

    她满意地拍拍他的肩膀,“真乖。”

    “但是得等拜过堂,洞房花烛夜的时候我才能把它给你。”他放开她,坐起身缓缓系着衣带,“以防你拿了图就跑掉,我人财两空。”

    她从身后抱住他,脸贴着他肌肉匀实的脊背,“那你也不许跑,乖乖等着与我洞房。”

    “嗯。”他低低应了一声,回身将她抱住。

    篝火狂欢结束后,两对青年的婚事就这么定下了。

    洛须人在婚姻大事上不但有容乃大,而且干脆利落,定了亲五天以后送聘礼,再过五天就迎亲,省得新郎新娘等啊等得心焦体燥。

    但这十天中男女双方不能见面,据说是为了重燃新鲜感,这样洞房起来更带劲。

    灵扬本来和元晚河一起住在兰桑家,定亲后他便搬到了武卡家。武卡这几天很忙,为了将聘礼置办得丰厚一些,他天刚亮就上山打猎去了,希望能打到一只好毛色的狐狸给自己的未婚妻做披肩。

    比起武卡的忙碌殷勤,灵扬却悠闲自得,吃过早饭,他负着手踱出家门,悠然朝村外走去。

    村头往北,鸭丑山下一个偏僻坳子里,有一片茶花林。七月时节,茶花的花期早已过去,不见红英葳蕤,却是一片摇曳如波的苍郁。

    灵扬分叶拂枝,徐行于茶树之间,渐行渐深,青色衣袍几乎与这茶林融为一体,在碧天流光中淡成浅浅的一抹。

    一个灰衣男子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后,不紧不慢地跟着,悄无声息地拉近距离。在两人相距仅有三步时,灵扬顿住脚步,那灰衣男子也立即停住,抱拳行了个礼,恭敬道:

    “见过公子。”

    灵扬回过身,淡淡道:“粟北,东西带来了么?”

    那名叫做粟北的灰衣男子从怀里取出一个精美的小匣子,双手呈给灵扬:“请公子过目。”

    灵扬接过匣子打开,里面是一串莹白的手串。他把匣子合上,道:“辛苦你了,去吧。”

    “公子……”粟北却不肯离去,犹疑着道:“左廷王……左廷王托人让属下问问您,您是怎么计划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