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4章 子嗣是小事
    再松开她时,她整个身子都软了,一双眸子水光潋滟,呼吸乱如麻。

    “元晚河,你有过几个男人?”他粗声问道。

    她眨眨眼,“才两个。”

    她话中那个“才”字令他郁闷了一会儿,方才沉沉道:“我有过的女人,比你有过的男人要多一些。你,不会嫌弃我吧?”

    他本有些赧然,却见她眸子一亮,他一凛,立即冷声道:“不许为了跟我持平再想着去碰别的男人!”

    她不甘心地嗫嚅:“那……”

    “更别想养面首!”他语气凶狠。

    她彻底蔫了。

    他却心满意足地将她揉进怀中。

    不知过了多久,她忽然有些犹豫地问他:“小白莲……你有过那么多女人,有没有谁给你生下朵小小白莲?”

    “没有。”他柔声回答,“放心,我没有拖油瓶。”

    未料她突然坐起身,低声道:“那你不能娶我。”

    灵扬随之坐起,讶异地瞧着她,“你这是什么想法?难道你喜欢给人做后娘?”

    她神情复杂地望他一眼,期期艾艾:“那,那我说了,你别生气、别震惊,怒伤肝,惊伤肾……”

    “你说……”

    “和元尧在一起时,我落过胎。”她恹恹抱着膝,眉宇间略见愀然,“一个没留神,搞得再难生育了,别说生出个鸭丑,连个鸭蛋都下不出来!你要是娶了我,怕是得绝后……”

    他定定瞪着她,许久才深吸一口气,抚额长叹:“你,你是要给我多少惊喜……跟你在一起,真的不能有下限……”

    她落寞道:“所以嘛……”

    “当时怎么那么不小心?寻常女子落胎,休养个把月便能恢复,你却落下这么严重的病根……”他望着她的目光已带了疼惜,“是不是被元尧欺负的?”

    “唉……”她叹气,“还不是为了抓陈国那个小王爷白潞安,一不小心玩劈了,攻下箬水城的当夜便血流不止,啧啧,要是你看到那场景,不得心疼死!”

    灵扬微微挑起眉,眼中闪过一丝暗光,声音忽有些冷:“我才不心疼,你活该。”

    “哼?”

    他在她脑门叩了一记,“白潞安是我的朋友,那次你把他整惨了,差点淹死在江里不说,你用他的头盔把他的父皇骗上城楼,将其射杀,他从此背上了害死父亲的罪名,在陈国皇廷好几年都抬不起头来。”

    “什么什么?你是白潞安的朋友?”元晚河跳起来,“不行不行,我得离你远点儿……”

    “哪里跑!”他扑上去将她按在草地里,重重覆上她的身体,嘴唇在她耳畔游移,“既然选了你,他那个朋友我不要也罢。”

    把头埋进她的颈窝,他又低声喃喃:“子嗣么,倒是小事。我家族里兄弟的子嗣众多,往后我们看哪个可爱顺眼,抢过来玩就是了……”

    最后几个字已然模糊,吞进他深情的吻里。微凉的手指挑开她的衣带,熟稔地探进去,同时细致的亲吻由耳际游移至锁骨,一路下行。

    好吧,这么有经验,他果然不是个处子。元晚河在快意之余这么想了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