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章 我要元晚河做我的妻子
    众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这翩然如玉的俊朗少年身上,他的目光却只在元晚河一人身上,声音是毋庸置疑的命令:“你不许嫁给他。”

    元晚河眨眨眼,似笑非笑地望着他。

    兰桑转动着眼珠,嗤笑道:“你是晚晚的什么人,管得了她嫁给谁、不嫁给谁?”

    那日她心血来潮逗得灵扬说出元晚河是他未婚妻的话,但玩笑终归是玩笑,事后元晚河不许她跟别人胡说八道,村里人只道灵扬是元晚河的朋友,他俩也从不在人前亲密,因而并没有人把他俩看作一对。

    而今日,在篝火晚宴的隆重时刻,有青年男子奉上长弓要娶元晚河,灵扬居然站出来反对,众人心中皆有些了然,便等着看好戏。

    人群中还有嫌不够热闹的,起哄似的问灵扬:“你不让武卡娶晚晚,难道你娶晚晚?”

    众人哄笑,灵扬却默然,深寂的眼底闪过一丝微芒,似是决定了什么,忽然走两步来到元晚河近前,单膝跪地,捧起他时常随身携带的宝剑,一字一句道:“元晚河,嫁给我。”

    望着他肃然中蕴着温柔的脸庞,元晚河仍是似笑非笑的样子。直到兰桑碰碰她的胳膊,提醒道:“喂,人家向你求婚呢,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啊?”

    元晚河却对兰桑道:“他喝多了,明天早上起来就该悔青肠子了,别理他。”

    “我没醉。”灵扬面露恼意,有些急躁地说:“我是认真的,我要娶元晚河,我要元晚河做我的妻子!”

    兰桑朝元晚河一摊手:“人家是认真的哎,怎么办?你答应还是不答应?”

    众人却齐齐喊道:“答应他!答应他!”

    连村里长老和祭司日瓦都朝元晚河微笑着点头。

    然而这些比亲人还要让她觉得亲近的村民,并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过去她的父母来这里小住,都是隐瞒了身份的。村民们只知道元晚河的母亲出身于朔都的富贵门户,却不知道他们现在怂恿和鼓励的,是一个无法对自己的婚姻做主的大燕公主。

    元晚河重新看向拜于她裙下的男子,她的眼眸乌黑深寂,看不出其中情绪,倏尔素丽面庞上绽开一朵极灿烂却意味不明的笑容,身形一旋,已拨开人群,朝那黑暗的远处奔去。

    灵扬愣了愣,连忙起身追了上去。

    月华如瀑,洒在柔软的草地之上,野花星星点点,随着女子的脚步锦绣般一路蔓延,直至完全远离人声的寂静之处。

    灵扬全速阔奔了几步,赶上那素裳翩翩的身影,拉住皓腕往怀中一带,伊人撞在他的胸口,他的心蓦然漏跳了一拍。

    他坚实的双臂紧紧箍着她,似怕她再溜走。湿热的唇在她耳畔一开一合:“跑什么?怕我么?”

    她没有像往日那般用各种油滑的方式反击他,只是停留在他怀中低低喘气,许久之后极轻极淡地问了一句:“灵扬,你可知刚才你说了什么?”

    他笑了笑,认真答道:“方才我说,我是认真的,我要娶元晚河,我要元晚河做我的妻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