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1章 夜宴求婚
    兰桑的舞姿不若江南宫女的柔腻无骨,也不若江北舞姬的艳冶放浪,而是融入了无限热情的任性舒展,一收一放都带着草原女儿的纯挚与骄傲。

    彩袖舒卷,长裙飘飞,驱走了众人酒醉的微热,娇影跳脱中,仿佛连夜空也被熏染,洛须少年的目光,更是聚焦在兰桑身上,一瞬也不能离开了。

    笛声逐渐转弱,兰桑的舞步也慢了下来,似乎一舞就要结束,却听一声格朗琴的嘹唳,伴着点点鼓声,渐起一曲金戈之音。

    忽有银光闪烁,篝火傍刀影生辉,一个素色身形轻盈而来,手中的三月刀寒光沁骨,似江河凝聚清芒,撩起兰桑鲜艳灼目的裙摆。

    兰桑轻巧转身,翩然旋过那迫近的素色身影,同时迅疾抛袂,刹那间彩袖与雪刃齐飞,曼妙与刚劲并绽。

    鼓声愈急,如大雨击萍,一彩一素两个身影,如两条在夜风的吹拂下交织舞动的缎练,妙曼飘逸、轻灵洒脱得动人心魄。

    一曲舞毕,先是一瞬静默,接着是雷动般的喝彩叫好。

    兰桑卷起彩袖,元晚河收起长刀,并肩立于众人中央。她们两个,是今晚的西风原上最耀眼夺目的宝石。

    忽听一声啸喝,人群中走出一个高高壮壮、眉目英挺的青年,朝着两个女子的方向单膝而跪,双手捧起一把长弓,朗声说道:“美丽的姑娘,嫁给我吧!”

    依照洛须人的习俗,男子若看上了某个女子,想求她嫁给自己,就要奉上一件自己最擅长使用的武器,以示对心爱女子的臣服。

    这青年是村里最出色的猎人,敢拿着一把长弓走遍鸭丑山,最凶悍的老熊见了他都要退让三分。

    众人起哄,只见兰桑微抬下颌,不屑地问道:“武卡,你这傻汉,你是要谁嫁给你?我还是晚晚?还是要我们俩一起?”

    武卡目光灼热地望着兰桑:“我,我当然是要娶兰桑你!”

    兰桑却不见得有多高兴,而是小嘴一撅,任性地说:“我不嫁!”

    武卡急了,当众被拒绝令他很失面子,“为什么?!你不喜欢我吗?”

    兰桑指着身旁的元晚河,“好事成双,我不要一个人出嫁,我要晚晚和我一起!你要娶,就把我俩一起娶了!”

    武卡愣了愣,挪过目光去瞧元晚河,见她笑意盈盈,并无反对之意,便爽快点头:“好!”

    众人又是一阵起哄,就有人拿了碗来要三人喝定亲酒。

    洛须人的婚姻观极为开放,只要大家都乐意,一夫多妻、一妻多夫都不是问题。若是村中长老点头同意,即便一攻多受、一受多攻也完全可以接受。

    眼见三人亲事就要成了,忽然有一人从人群中站出,高声道:“不行!”

    众人循声望去,见出声之人乃是元晚河带来的那个男子。他手持长剑,青袍萧萧,长身而立于火光之畔,眉目锋挺得好似画中的侠仙。

    兰桑挑眉道:“灵扬阿哥,你有话想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