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0章 喝最烈的酒,恋最美的人
    此时太阳已经完全落山,晚河之泮却煌煌如白昼。一簇簇篝火沿着河岸熊熊燃起,男人们开始烹酒烤肉,女人们则手拉手围着篝火唱歌跳舞。

    篝火的白烟升腾而起,模糊了满天的星子,晚河波涛轻吞入耳,送来清郁的江风,却被篝火一卷,化作滚滚热浪,直扑人心。

    烤好的猪膘肉外焦里嫩、油光诱人,就着辛辣醇香的牛角酒,简直令人欲罢不能。平日里不爱喝酒的灵扬这回也多喝了几碗,白皙如雪的面颊泛起一层酡红。热情好客的村民仍不停来敬酒,元晚河有意为他挡酒,他却把她挡开,喝白水似的一碗又一碗往肚里灌。

    又是一碗烈酒下肚,元晚河见他已是醉眼迷离,笑道:“悠着点儿,到时候别醉得尿裤子。”

    灵扬漫漫一笑,眸子不若以往清澈,泛起缥缈而温柔的薄雾,再被那火光一晕染,显出几分不真切的炽热。

    而那炽热的目光,正落在元晚河脸上。

    他举起盛了烈酒的碗,落拓朝月空虚虚一敬,漫声道——

    “喝最烈的酒,恋最美的人,平生之快事,莫过于此!”

    他的声音朗越清荡,穿透篝火傍的人声嘈杂,带着少年的豪迈意气,融入那朗朗星空、浩浩草原。

    这样的豪迈风发、阳刚柔情,是元晚河不曾见过的他的一面。她一时怔住,浓黑的眼睫垂落。

    许久,她捋一捋耳边碎发,缓缓道:“这酒么,不是最烈的,我喝过更烈的;人么,也不是最美的,你一定见过更美的。”

    灵扬轻轻一笑,瞳仁中的雾岚吹散开来,露出晶莹剔透的清澈。他提了她的手,恋恋抚摸她的指尖,片刻才低柔道:“百乐公主也有这么谦虚的时候?”

    元晚河嘴角一欠,“没办法,怕你又说我脸皮厚。”

    他笑了笑,虚虚拢过她的肩,目光落在篝火上,感受这安宁温暖的时刻。

    不知从何处响起悠扬的笛声,像一只无形的神奇的手,牵动起每一个洛须小伙和每一个洛须姑娘的心。曲调由婉转渐入激越,在向每一个人发出邀请——

    “让我们来跳美好的舞蹈吧,让我们来跳美好的舞蹈吧!美丽的阿妹展开你的百褶长裙,强壮的阿郎张开你灵巧的双臂!会跳的人啊来跳吧,会跳的人啊来跳吧,不会跳的人啊来学啊,不会跳的人啊来学啊!”

    只要是洛须人,都能听懂这笛声,收到这样的邀请,谁能不动心。男女老少此刻都围着篝火跳起舞步,唱起“阿哈巴拉”,晚河边的夜色沸腾了。

    渐渐地,一抹艳烈的身影自人群中脱颖而出,翩然敏捷如灵鹄,一双彩袖亮烈而飞。

    众人向后退了些许,在当中留出一片空地,任那婀娜多姿的身影和着愈发欢快的乐声,跳出最美丽的舞蹈。

    舞者正是祭司日瓦的女儿兰桑。

    她是浅花村最善舞的姑娘,有着水蛇般柔软细嫩的腰肢和凌雀般灵巧敏捷的身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