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7章 我没那么喜欢她
    “我父亲常年在外打仗,与母亲聚少离多,他做了护国大将军以后终于在朔都待的时间长一些了,却和我母亲的妹妹凤观帝走得很近。凤观帝爱慕我父亲,有意挑拨他和我母亲之间的关系……有段时间家里争吵不断,父亲一怒之下带兵打仗去了,半年未归,再回来时,与我母亲已是天人永隔。”

    她的笑容带了些苦涩,“灵扬,他们是幸福过,但那幸福很短暂,痛苦却很绵长,他们死后还将这痛苦留给了生者,任这晚河波涛不绝,也涤不去它造下的孽。”

    灵扬沉默片刻,微笑道:“这么伤感的话,居然也能从你口中说出来……倒不像是你了。”

    元晚河眨眨眼,再仰起下巴时已换上了惯有的懒散笑意:“怎么样,刚才我装得像不像?你看着心疼不?”

    灵扬深深看她一眼,答道:“像。不心疼。”

    元晚河抚抚衣袖,在河边坐下来,朗声道:“其实啊,夫妻处得不好,怪人家河有什么用啊!说到底还是他俩自己的问题……我父母性子都太刚强了,死要面子活受罪的典型,有什么事情宁肯憋在心里,憋到便秘也不说给对方听;对方就以为你瞒了啥小秘密,也不明着问,而是自己蒙头瞎猜,却不往好的方向猜,最后猜出个万分诡异的答案,然后拿这个答案虐自己,虐到死去活来,最后发现与真实情况相去甚远……”

    灵扬也坐下来,笑道:“你倒是分析得挺透彻。”

    元晚河打个哈欠:“我母亲继承了我所有优点,唯一没继承的就是脸皮厚这一点。”

    “说反了吧……”

    “唔,我的意思就是,如果我母亲脸皮再厚点儿,和我父亲的结局也许就不同了。”

    “可我记得你说过,当年你父亲得知你母亲的真实身份后,不肯跟她走,你母亲就把你父亲绑回朔都了,如果她真的脸皮薄,应该做不出这种事吧?”

    “嗯,她一辈子脸皮就厚了那么一次,情之所迫吧……”她忽然转头望向他,“小白莲,话说你脸皮也够薄的,假如再给你一次机会,你会不会厚着脸皮去把你那个前未婚妻,叫做啥来着?燕委……挽救回来?”

    “是燕绥……”灵扬朝河里扔了块石子,淡淡道:“应该不会。”

    “啧,那你脸皮比我母亲还薄,她至少还厚过一回,你却永生永世都那么傲娇啊,当心一辈子单身。”

    “不是我脸皮薄。”他撇一撇嘴,“而是我没那么喜欢她,喜欢到要放下尊严乞求她的回头。”

    “原来是这样啊……”她嘴角漾起几道笑纹,眼底闪过异样的流辉,“那有朝一日你会不会放下尊严挽回一下现在这个未婚妻呢?”

    “现在的未婚妻?”灵扬诧异四顾,“在哪?”

    元晚河抓起一个石子砸向他的脑袋,他笑着用袖子挡开了。

    她咬着下唇瞪他一眼,突然俯身将手探入河水中,猛地一撩,沁凉的水花溅了灵扬一身。

    灵扬也不甘示弱,猛烈回击,两人呼呼啦啦地闹了一会儿,一齐湿成落汤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