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2章 她怎么了?
    灵扬举剑砍去,黑熊竟像有准备似的侧身避开了剑锋,回身时大掌一扫,硬是将灵扬打出几丈远。他撞在一棵粗树干上,又滚落在地,口中“噗”地一声喷出鲜血。

    见此情景,元晚河的眼睛瞬间红了,捡起灵扬掉落的剑,朝着黑熊的头脸刺过去!

    眼见熊掌又要砸下来,她忽一伏身,避开掌风,就地打个滚,滚到黑熊身下,横剑猛刺,锋利的剑尖没入皮毛,从黑熊的侧肋扎了进去。

    黑熊发出一声惨嚎,转身就跑,鲜血沥了一地,绿茵之上开出了朵朵红英。

    元晚河顽强地从地上爬起来,竟然英勇无畏地追了上去,不顾灵扬在后面嘶哑地呼喊:“别追!千万别追!”

    黑熊受伤不浅,跑得不快,元晚河三两步追上它,身子一跃,居然骑到了黑熊的背上。黑熊狂躁不已,使劲摆动身子,终于将那烦人的“公猪”甩了下去,可与此同时只觉体内撕心裂肺一阵疼痛,竟是那“公猪”就势将剑拔了出去。

    鲜血喷涌而出,黑熊又向前踉跄了几步,终于哀嚎一声,趴倒在地,动弹不得了。

    元晚河则被狂怒的黑熊甩出好远,重重摔在一块大石上,伏在地上很久都爬不起来。

    灵扬想站起来去看她,却觉得胸口像压了块重石,令他怎么都站不起来。肋间传来撕裂般的疼痛,扯着心肝肺都在战栗。

    眼前的绿色渐渐溶为一团朦胧的雾,他瘫倒,脸贴着湿凉的草地,眼前光影纷乱,最终只剩大石下的那一抹娇影。

    最终娇影也不见了,只留无尽黑暗。

    这黑暗很长,并不宁静,充斥着各种嘈杂,模糊不清,又挥之不去。

    最终将灵扬从这黑暗中解救出来的,是一声女子的笑,很轻很柔,飞花一般拂过,在无边黑暗中破出一抹亮色,光就顺着那亮色的缝隙透进来。

    他蓦地睁开眼。

    适应了光亮之后,他开始观察自己的处境——他躺在一张竹床上,竹床安放在一间木屋里,木屋似乎建在一片青冈林外,透过窗子,可以看到密密匝匝的青叶随风摇动。

    他尝试坐起来,肋间突然一阵剧痛,他只能放弃。

    正想着要不要喊一声,这时木屋的门自己开了,进来一个少女,身穿花花绿绿的异族衣裳,手中端着一个碗。

    “哎呀,俊俏阿哥,你醒啦?”少女璀然一笑,来到床边帮助灵扬靠着墙壁坐起来。

    “我……是在哪里?”

    “鸭丑山脚下,浅花村。”少女盈盈笑着,“还记不记得?你们在山上遭了老熊……”

    “你们”二字提醒了灵扬。他同时看到了他立在床边的剑,最后的印象里,她将这把剑从黑熊肋下拔出,带起了喷薄的红雨。

    他抓住少女的胳膊问道:“她……她呢?”

    “她?谁?”

    “就是……就是和我在一起的那个姑娘。”

    迎着灵扬迫切的眼神,少女目光闪烁了一下,“她……”

    “她怎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