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0章 打猎比赛
    二人边走边玩,五天后到达鸭丑山下。翻过鸭丑山,便是西风原。

    西风原是一片广阔的草原,水草肥美,风景怡人,过去一直是燕国皇室的狩猎场,每隔两三年燕帝都会率皇亲贵裔来此田猎。近些年西蛮子弥药国力大增,萌生东窥之意,屡屡进犯西风原,与燕军还有过几次十分惨烈的交战,西风原的猎场也就渐渐弃置了。

    鸭丑山上景色阔朗,松峰林海漱然如涛,遍布珍禽异兽。元晚河上山前购置了铁弓箭镞,此时派上了用场,她与灵扬二人也不急着赶路了,一人持一把弓,准备来一场打猎比赛。

    这些日子同行,二人虽时常抬杠拌嘴,却总能玩在一起。元晚河属于那种放得开、玩得起的人,鬼点子又多,灵扬和她在一起真不知道“无聊”为何物。

    但也有哭笑不得的时候,比如她女扮男装,跑去逛窑子,勾搭了好几个姑娘,临到上床,却把灵扬骗来,害得他差点被那几个见色眼开的妓女生吞活剥。

    又比如途经肖城时,二人跑去参加当地一年一度的斗茶会,会上文人墨客竞相吟诗作赋,炫耀才华,灵扬本以为元晚河这种文墨不通的粗枝大叶只有在一旁干瞪眼的份儿,没想到人家一上来吟了自己的成名作——

    “采菊东篱下,莫道不消魂”,惊得众口喷茶;

    又吟了句“但使龙城飞将在,三千宠爱在一身”,众目喷火;

    再吟了句“垂死病中惊坐起,芙蓉帐暖度**”,众人的茶杯争先恐后地砸过来……

    灵扬挡掉几个来势凶猛的茶杯,拉着元晚河逃出来,自此下决心再也不带她出席这种场合了。

    嗯,还是打猎比较适合她。

    元晚河却很是看不起灵扬:“上次在皇陵,那只雀鹰隔着那么近的距离,你都能射偏,这次你就一边玩儿去吧,别和本公主比了,省得到时候你输得哭鼻子。”

    灵扬却道:“我有进步。”

    元晚河不以为然,率先打马冲进林海。

    一个时辰后二人回到原地,灵扬打了五只雉鸡、两只獐子、一只野兔,元晚河打了四只雉鸡和两只野兔。

    似乎灵扬略略占了上风。

    元晚河不服气,调转马头钻进林子更深处。

    盛夏正是草木最繁茂的时候,放眼之处净是层林叠翠,柔茵漫展,绿得人眼花。元晚河放尖了眼睛四处寻觅,想打一只羚羊——用此羚羊杀杀彼灵扬的威风。

    她隐约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像是什么动物在拨弄草丛。循声悄悄跟过去,见一丛茂密的灌木丛中露出一角褐色的皮毛,元晚河大喜:肯定是一只肥嘟嘟的羚羊!

    她搭了箭,对准那一角毛茸茸的东西,“嗖”地一声射过去,几乎与此同时,一阵震天动地的吼声响彻云霄,把青冈树的叶子震得簌簌往下落。

    咦,难道本公主碰到了一只大嗓门的羚羊?

    马儿受了惊,原地乱转,元晚河好不容易将其稳住,再看向那灌木丛,不禁呆住了。

    这大嗓门的羚羊……也忒高了些,忒肥了些,忒丑了些,忒笨拙了些……

    好吧,人家根本不是羚羊。

    人家是只熊!

    元晚河呜咽两声,弓也扔了,骑着马就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