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5章 这半年,你过得好不好?
    元晚河惊住了。她没想到他不但承认了,还承认得那么爽快。她心理建设还没做好呢……

    她默然片刻,忽然哈哈笑了两声:“挺好挺好,你拿走了挺好,总比落到元尧手里头强。”

    灵扬挑眉:“你和你们大燕皇帝的矛盾竟已激化到这种程度了?”

    “没有矛盾,我和他相亲相爱一家人。”

    她扶着受伤的肩膀靠在床栏上,“他继位这些年,之所以还容忍我父亲的旧部掌握兵权,就是因为对大燕的军防排布不甚了解,不敢轻易触动边防人事。若他拿了这燕关军机图,把大燕边境秘密军机营和狙防关守的底细都摸清楚,那些曾经跟随我父亲的人就该遭殃了。”

    灵扬幽幽道:“那你就不怕我拿着这军机图……”

    “你拿着它没用。”元晚河打个哈欠,“不信你就试试。”

    “我倒是想,可惜能耐还不够。”灵扬笑了笑,转身出去。

    定清军傍晚就搜到了这个偏僻的小镇上,元晚河和灵扬急匆匆退了客房,离开镇子。他们没有走大路,而是抄了条山路,往西边去。

    行至夜半,狂风大作,继而下起暴雨,山道湿滑泥泞,人马难以前行,只得找了处山洞躲雨过夜。

    灵扬在山洞里找了些干草,又拣了两块石头,用力摩擦,但折腾了好久都磨不出半点火星子。元晚河蜷在一旁看着,一时感到很绝望。

    她的衣服湿透了,伤口浸了水,又渗出血色,她却不觉得疼,只感到彻骨寒冷,山上的夜晚本来就凉,加上这一场暴雨冲走了暑气,幽黯夜色透入了渗骨的湿寒,包裹侵袭着人的肌理。

    “你……你到底会不会?”她实在受不了他笨拙的动作了,“本公主快冻死了。”

    灵扬横她一眼,“我第一次干这活儿。”

    “怪不得!”元晚河叹一口气,“你这个温室里的小花朵,好好学学!”

    她把石头抢过来,快速摩擦起来,不一会儿就闪出了火星,把几根干草点燃了。两个人对着小火星子吹了好半天,干草终于熊熊燃烧起来。

    元晚河僵冷的身体终于松懈下来,靠着山洞壁一动不动。灵扬又拾了些柴禾,脱下外衣烤起来。

    元晚河望着洞口的雨帘,幽幽道:“灵扬啊,这半年来,你过得好不好?”

    灵扬加了几根柴禾,散淡回答:“还好,有时挺累。”

    “我过得不太好。”元晚河显得很疲倦,声音都弱下来了,像是跟灵扬倾诉,又像是自己跟自己嘀咕:

    “我不知道该怎么跟皇帝相处了。他对我极好,我从没感受过他那样的体贴,我生辰那天,他在宫里放焰火,讨我欢心。可他亲我的时候,我反抗,他就打了我。之后又借军机图丢失的事情,搜了我的家,把我关进大牢。”

    火光在她脸上剪出一道清秀的侧影,竟生出一种哀戚无助的感觉来,完全不似平日比男人还彪悍的百乐公主的风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