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4章 本公主要你喂
    “我也不知道去哪。”灵扬的语气浅浅淡淡,“逃命的话,去哪里比较好?你应该经常逃命,比较有经验吧?”

    “向来都是本公主把别人逼得到处逃命。”元晚河嘴硬。

    “时移世易,请公主殿下放下骄傲,认清现实。”

    元晚河这才慢半拍地反应过来,咦,小白莲不打算搞死她了?也对,不然费那么大劲救她干嘛。

    看来,这小白莲也不是白眼狼嘛,他还是记着她的好的。

    欣喜之后,元晚河又不禁感到头疼:“我们现在在哪?”

    “在江口西南七十里的一个小镇子上,定清军现在到处找你,我费了好大劲才摆脱他们,但是过不了多久他们就会找到这里来。所以,逃亡路漫漫其修远兮,你要养好精神。”灵扬答道。

    元晚河沉默片刻,低低一笑:“小白莲什么时候这么讲义气了?这次居然没把我丢下,再消失个无影无踪。”

    灵扬的神情微带着不屑,“你以为我愿意管你的破事?我没走多远想起来有个重要的东西落在马车里了,就回来取,结果那些定清军把我当成了你的同伙,我不得已与他们起了冲突,一不小心杀了几个兵,现在也成了通缉犯了。”

    元晚河问道:“你的人呢?他们不来接应吗?”

    灵扬漫不经心道:“我哪有什么人?不连累家人就算万幸了。”

    元晚河听他提起家人,来了兴趣:“你家在江口吗?好家伙,本公主那时候把江口翻遍了也没找到你的线索,你这会儿又是从哪块石头里蹦出来的?”

    灵扬微哂,“我家不在江口,我这次到江口,是来找朋友的。”

    “是来找我吗?嘿嘿,咱俩真有缘,我一出门就撞见你了。”

    他懒得再跟她废话,便催促:“快把药喝了,都凉了。”

    元晚河皱起鼻头,娇弱地说:“好苦呢,人家不喝嘛不喝嘛。”

    灵扬皱着眉,“多大了还卖萌?恶不恶心?”

    元晚河瞪他一眼,收起可怜模样,懒懒道:“本公主双手无力,要你喂。”

    灵扬不耐烦地叹气,将碗送到她嘴边,她狡黠一笑,忽然低头,“嘣”一声在他白皙如雪的手背上亲了一口。

    他像被咬了似的连忙收回手,扔了药碗使劲用袖口擦拭被元晚河亲过的地方,元晚河阴恻恻地笑:“擦什么擦,嘴都被本公主亲过了,还装什么贞洁烈女?”

    他嫌恶地看她一眼,“你那嘴不知亲过多少男人,现在想想都觉得恶心。”

    元晚河微微直起身子,“亲你的时候我说了,那是我的初吻!”

    灵扬不以为然:“哦,不知是公主的第几回初吻?”

    元晚河这下不高兴了,猛地坐起身,不慎扯到了肩膀上的伤口,疼得她倒抽几口凉气,颤巍巍咬着牙道:“你……你有什么资格嫌弃我?且不说你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跑得无影无踪,那地宫里丢失的军机图又是怎么回事?不要告诉我和你无关……”

    灵扬轻描淡写:“怎么无关?就是我拿走了军机图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