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3章 噩梦
    这一睡,仿佛睡了很久,醒来时不知是白天还是晚上,周遭一片昏暗,偶尔有黑色的影子轻飘而过,如水一般在地上流淌。

    元晚河坐起身,觉得浑身燥热,热得喘不过气来。不远处黑影一晃,走过来一个人。

    高大健硕的身材,刚毅冷峻的脸廓,深邃平静的眼眸。

    “美丽的公主,你醒了?”低沉平淡的声音,噩梦一样袭来。

    元晚河说不出心中是什么感觉,大概是疲倦,无奈,还有一丝解脱,她长呼一口气,懒懒叹道:“美丽的萧将军,我终究逃不出你的手掌心呀。”

    萧灵微微一笑,柔声道:“送你一样礼物。”

    他袍袖一动,一个圆滚滚的东西落在了元晚河手中,她拿起来一看,差点没把小心脏吐出来——面前是一张脸,英秀的轮廓,白皙的皮肤,眸子僵冷地半睁着,仍不失清美忧郁。

    小白莲……小白莲的脑袋……

    这场景……有点熟悉啊。

    元晚河柳眉倒竖,用力把那脑袋扔出去,骂道:“靠,噩梦都这么没新意?”

    小白莲的脑袋沿着曲线飞向昏暗的混沌之中,像一颗掉入湖面的石子,打破了梦的死境,刺目的光线如洪水般泻入。

    好不容易适应了这么亮的光线,元晚河缓缓睁开眼睛。

    三伏天气,窗棂间透入的阳光炽烈得晃眼,亮白的光晕中,一袭云过天青色的颀长身影凭窗而立,清淡如幻影。

    元晚河张嘴想说话,嗓子却干痛难耐,逸出一连串咳嗽。那身影便靠近过来,将她揽入结实的臂膀之中,一杯清水递到她嘴边。

    鼻间,萦绕着好闻的蘅芜清香。

    她急切地饮了一大口,却呛在喉咙,咳得更厉害,扯着肩膀的伤口阵阵发疼。

    一只手轻拍她的背,抚平她的气息。

    咳嗽过后,她终于能发出低哑的声音:“每次受伤昏过去,我都梦见你被你的情敌砍了脑袋。”

    “哦,怪不得你梦里笑得那么开心。”那人将她放下,让她靠着床头,为她盖上被子,起身走开。

    “喂,大热天的,你想热死我啊?”元晚河一脚把被子蹬开,这才发现贴身的里衣都被汗浸透了。

    灵扬回头看了她一眼,摇摇头:“啧,人一醒就不乖了,昨天我早晚都用被子把你捂得严严实实的,你也半点不反抗。”

    “怪不得我梦里总是又热又渴,你趁机虐待本公主是不是?”

    “对啊,你终于落到我手里,我还不趁机报复一下?”

    元晚河头皮一紧,完了,真的落到小白莲手里了。记得上次他被她欺负时就说过:“有一日我翻了身,必会加倍报偿公主今日的恩宠。”

    各种史上最悲惨的死**番在元晚河的脑海中上演起来。她心里已经开始为自己哼哀乐了。

    不过,灵扬目前似乎并没有打算立即报仇。

    他提起茶炉上的陶壶,倒出一碗黑乎乎的药汁,端过来递向她,“把药喝了,今晚还赶路。”

    “……赶什么路?去哪里?”元晚河还沉浸在对自己的默哀中无法自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