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2章 小白莲,好巧啊
    拢一拢丝质的青色袖子,名叫灵扬的男子散淡笑道:“也未尝不可啊。”

    什么叫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这就是。元晚河找了这个家伙那么久,连他半根汗毛都没见着,偏偏在城门口喝喝茶的功夫,就看到了他。

    真是巧,巧到要死。

    本来应该很惊喜的,可惜一点也不惊喜。元晚河现在是自身难保,捉他回去是异想天开,不被他捉起来卖到青楼一雪前耻就算极好的了。

    她轻轻挑了眉打量他。

    半年未见,这小白莲出落得比先前更清雅俊挺了,整个人的气质和之前被困朔都时有了很大的不同,言语神情间显出更外露的恣肆锋芒,眼神则极为深郁,从人脸庞划过时,带着锋锐的幽光。

    如果说以前是美男,那么现在就是极品美男了。秀润中带着男子的霸道,阳刚中又带着阴柔的邪气,令元晚河这种阅尽美男的人都快受不了了。

    但她没有像以前那样迫不及待地伸出咸猪手,只是淡定坐着,扶着被酒灌得晕乎乎的脑袋,漫声道:“今天本公主没空,你改天再来伺候吧,不送。”

    灵扬唇角一弯,“怎么,公主被萧将军伺候得太舒服,看不上别家男子了?”

    元晚河不冷不热地瞥他一眼,道:“你快带着车夫走吧,等会有人来接我,到时候你想走都走不了了,信不信我还把你抓回去做面首?”

    灵扬笑了笑,谁抓谁还不好说呢。

    他也没多说什么,转身出了车厢,车夫已察觉到车里多了个人,紧张地问:“公子,怎么了?”

    “没事,碰上一个故人,聊了会儿,她想借咱们的马车,咱们走吧。”

    远处传来马蹄声,应是灵扬的手下来接应他了,元晚河透过车窗看见他上了马,绝尘而去。

    心里很是有些不舍得,可是也没办法,这个倒霉的时候,她最好谁也不要招惹,所有人最好都离她远远的。

    元晚河在车里发了一会儿呆,便赶着马车继续上路。

    没走多远,传来马蹄声,二十多个骑兵,挥舞着刀剑凶神恶煞地冲过来,口中高喊着:“元晚河,哪里逃!”

    元晚河咋舌,这追兵也来得太神速了吧?

    肯定是阿蝉那个小贱人小婊子小臭不要脸的提前醒了,跑去通风报信。早知道走之前应该在她身上戳几个血窟窿。

    此时后悔也没用,元晚河只得硬着头皮拼命跑。马车跑得不如马快,很快她就被撵上了。

    她跳上马背,与追兵打将起来,一时刀光剑影,激烈异常。她的身手高于对方,可无奈寡不敌众,没过多久她就撑不住了,肩膀上挨了一刀,再无力抵抗,被踢翻在地,几个士兵上前扭住她的手脚,将她压在泥泞之中。

    她暗骂了一声“奶奶个熊”,随着背上伤口血液的流失,意识渐渐不清楚。

    模糊中,听见几声惨叫,压制着她的力量忽然消失。周围突然很安静,她挣扎着想爬起来,又无力地跌倒,一双手将她扶住,她艰难地抬头,看见一张莲花般清美的脸。

    她淡白的唇边轻轻弯了弯,“小白莲……”便垂下头,再无声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