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4章 我能不能叫你“夫君”?
    她转过身,投进他怀里,“萧将军说真的?”

    “嗯。”他环住她,“公主开心就成。”

    “那我还有一个要求。”

    “你说。”

    她抚摸着他健硕的胸肌,柔声道:“你我虽然无缘做夫妻,但私下里,咱们两个人的时候,我能不能叫你‘夫君’?”

    他垂眸望着她,淡淡一笑:“好。”

    她也笑,振衣而起,唤来阿蝉侍候萧灵起床。萧灵洗漱穿戴完毕,她送他到房门口,道:“夫君,慢着点。”他朝她温柔一笑,阔步离去了。

    元晚河转过身,适时看到阿蝉满脸的震惊和怨恨。

    清晨阳光斜斜铺在嫩绿色的荷叶上,荷叶间有金色的小鱼穿梭来往,顽皮地追逐着水面上细碎斑驳的光点。一颗小石子“砰”地打入水中,惊得小鱼乱窜,撞得荷叶轻轻摇头。

    元晚河趴在池心亭的栏杆边,跟池塘里的小鱼说话:“小鱼小鱼,你们的肉肉好不好吃呀?”

    其中一只小鱼尾巴一摆,哗地跃出水面,元晚河笑道:“哎呀,你们迫不及待想被我吃了对不对?那我来啦。”

    阿蝉在一旁道:“这鱼是观赏的,不是吃的,公主想吃鱼大可让厨房做。”

    她话音刚落,元晚河已跃过栏杆,踩着池心的鹅卵石往前蹦了好几步,然后蹲下来在水里摸鱼。

    摸了好半天也没摸上来一条迫不及待想被她吃的鱼,她抬头看看日头,“还没到中午,就热成这样了,算了,回去吧。”

    正准备站起来,身子突然失了平衡,差点掉进水里,惊出她一身冷汗。再看那绿沉沉不见底的水,便有点头晕,回看来路,两三块鹅卵石稀疏布于水中,露出不及男子脚掌大小的表面,还覆着滑腻腻的青苔……

    真不知道自己刚才是怎么蹦跶过来的,嗯,一定是鱼精附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