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0章 一哭二闹
    那年在野外被他欺负她没哭,那天被他打伤也没哭,每天被关在屋里也没哭,这会儿她居然哭了?她为什么哭?难道是刚才那一记枕头下手重了?

    被他的刺龙枪扎得满脖子是血她也没哼哼一声啊……

    “你,你哭什么?”萧灵仍旧板着脸,气势却明显低了下来。

    泪珠儿不断往下砸着,她愤怒的声音带着点儿娇柔的哭腔,“你难道不知道吗?女孩子来月事的时候情绪都不稳定!”

    萧灵微愕——这算什么理由?

    她的俏脸气得通红,抓起另一个瓷枕朝他砸去,骂道:“你还惹我!你还惹我!”

    萧灵没躲,瓷枕砸在他胸口,把他的心砸软了。他走上前伸手拥她,低声说:“好了好了,别闹。”

    她使劲推他,爪子对准他的脸挠过去:“我没闹!明明是你欺负人!”

    他抓住她的手,蹙眉道:“我哪有欺负你。”

    “还说没有?”泪珠连成串儿往下滚,她一字一句地控诉:“你身体这么大,每天把我挤得没地方睡!”微肿的水目扫一眼床榻,委屈得不得了:“这么大的床,我想自由自在地翻滚一晚上都不行!”

    萧灵哭笑不得。

    “还有!你每天就知道发泄兽.欲,话都不跟我说!我白天一个人闷得难受,晚上还得闷着,都闷出心痛病了你知不知道!”

    萧灵眉目俱是一软,伸手去帮她抹泪,语气中有了一丝内疚:“是我做得不好,没顾及你的感受,以后我会注意。”

    元晚河拨开他的手,抽噎着:“谁信。”

    萧灵拍拍胸脯:“我萧灵说话算话,绝不会为难自己的女人,哪里惹你不高兴,就直接告诉我,我尽量满足你。”

    元晚河望着他,眼中泪水渐渐退去,只留一片湿软的迷茫,“萧将军,你说我俩这样,算什么?我算是你的什么人?”

    萧灵沉默了。

    元晚河笑了笑,颇有些凄然,“算我没问。我一个俘虏而已,遭遇什么样的对待都该认命,不该痴心妄想。只是,萧将军,我好歹是燕国公主,不慎落在你手上,你要么把我杀了以乱燕**心,要么拿我去和燕帝交换条件,这样不明不白地把我囚着,索取我的身体,我感到尊严很受践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