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9章 老娘今天没心情伺候
    那鲁畔冰反应真够快,元晚河一夜没回来,他压根没派人来探探情况,直接点兵南进了。大概他以为甩开了她,他就能独享战功,到时候清州府打下来,元晚河也无从插手其中的势力分配了。

    他梦做得美,哪知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前脚离开江口萧灵后脚就跟上来,切断燕军后路。屯守在乌羚原的这些军队,肯定只是定清军的部分主力,其他精锐部队必定兵分多路,向燕军前进的方向包抄合围,计划着一场精彩的瓮中捉鳖。

    五万燕军,此次恐怕要折在清州了。

    江口果然成了座空城,轻敌的鲁畔冰带走了全部主力兵马,只留了两千人驻守。萧灵一到,不费吹灰之力就拿回了江口。原先关押江口守军的战俘营重新关入了燕兵,真是风水轮流转。

    进了城,萧灵住进了城西的一处大宅子。这宅子是萧灵一个表亲家的产业,那个表亲家是江口的大户,燕军进城时他们举家逃往外地,定清军一收复江口,他们又闻风回来了。

    当晚在江口最豪华的酒楼为萧灵庆祝胜利,在场的富户豪绅涕泗横流地痛诉燕军在江口的“恶行”,说尤其是那百乐公主,带兵抢他们的粮食,抢不着就打人;她走在街上,见到长相周正的少年就朝人家吹口哨,吓得少年们都不敢出门。

    大家七嘴八舌说得起劲,加上气氛烘托、好酒助兴,百乐公主的形象被众人之口塑造成了一个恶贯满盈的女色魔。

    萧灵静静听着,嘴角噙一丝笑,至始至终一言不发。

    女色魔元晚河头一回作战俘,滋味不怎么好受。她被关在萧灵所住大宅的一个房间里,没有任何自由。萧灵白天出去忙,晚上回来找她,不跟她说话就直接上床,完事了倒头就睡,不给元晚河任何打探军情的机会。

    身边侍奉的人口风也很紧,外头的战况元晚河无法得知一分一毫。

    就这样过了几天,这天晚上萧灵回到房中,抱着元晚河就要上床。她推开他道:“今天我月事来了,不方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